【都市品香录】(修改版)(421-450)作者:林哥哥

发布日期:2018-06-25  来源:

字数:4209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21章—430章  山风国际大厦。  「小雯,你跟了我八年了,我相信你,这个项目交给你负责,我放心,你好好干,这不但是我的意思,也是公司的意思。」  「唐姐,你这一下子撒手不管,我心里还真没底。」  「呵呵,慢慢你就会适应的,想我当初初次接手项目的时候还不是和你一样,整夜整夜睡不着觉,但后来习惯就好了,身上担子重了,以后考虑问题就不能太片面,总之我相信你,你行的,人始终要成长嘛。」  「嗯!谢谢你唐姐。」  「谢我什么。」  「我知道,要不是你在秦总面前帮我说话。」  「你别多想,是,我是在秦总面前推荐你了,但要不是你有能力,秦总会重用你吗,咱们秦总可是个精明能干的女人,她可不会单凭听我的推荐就任用你,那是经过一番考核的。」  「呵呵,唐姐,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干,不会给你丢脸的。」  「嗯!」  唐紫烟满意的点点头,「我以后虽然不负责这个项目了,但如果你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嗯!对了唐姐,公司突然把你调走,是不是有什么重大项目要开发呀!」  「是,不过不能告诉你,保密条例你是知道的。」  「呵呵,我不问。」  「行了,你来我办公室,咱们交接一下。」  和小雯交接完工作,也快到下班时间了。办公室里的唐紫烟深呼了一口气,一切的一切都朝着她预想的方向进展。  「唐经理,您还不下班吗?」  「你们先走吧,我还有点事。」  「那我们可先走了。」  「嗯!」  「诶,可妮,等等我,去吗?」  「去哪?」  「我们不是说好了吗,苏宁电器今晚周年庆要搞优惠活动,咱们去看看。」  「哎呀,我不能陪你去了。」  「为什么呀!」  「刚才小周打电话约我去晚楼吃烛光晚餐。」  「呀,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烛光晚餐什么时候不能吃,那活动一年可就搞一次,好可妮你就陪我一起去嘛!」  「不行啊,我已经答应他了。」  「可是你先答应我的。」  「……」  远远的,办公走廊里,传来办公室女郎们谈话走远的声音。男朋友,多么遥远的三个字,唐紫烟心里没来由的突然感到一种孤独,她,已经三十六岁了,还没有正式谈过一个男朋友,为事业,为理想,她付出了女人最宝贵的青春。  现在,她想要得到的,基本上都得到了,可是,快乐吗?  内心的真实感受告诉她,她不快乐。不但是她不快乐,连累的姐姐也不快乐。虽然她获得了别人几辈子也赚不到的金钱,可是同时也失去了很多。  突然,唐紫烟心里萌生了一个决定。  咚咚咚!  听见敲门声,唐紫烟赶紧收敛心神,「请进。」  「唐经理,秦总已经在外面等您。」  「好,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思绪被拉回现实,唐紫烟关上电脑,收拾了一番,便提起自己的公文包,走出了办公室。楼下,一辆黄色的保时捷车上,秦岚已经在等待着唐紫烟。  「秦总!」  「上车吧!」  「你这是带我去哪?」  唐紫烟坐上车,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滨江大饭店。」  「滨江大饭店!去那干什么?」  「你说呢!」  秦岚回头看了她一眼,「去饭店还能干什么,自然是吃饭呗!」  「哦!」  唐紫烟点点头。没好再问,但心里却在一个劲的嘀咕。这秦岚突然带她去饭店吃饭,事情很蹊跷呀,难道是感谢她为公司做出的贡献?  「陈红是你的师妹?」  「啊,呃,是的。莫非秦总今晚要在——」  「不错。上次碰面事情基本上已经谈好了,但还有些细节需要磋商,所以我们定在今天谈。合作之后你就要代表公司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去,你们既然是老同学,自然应该多交流,而且有你在场,说话也方便。」  「是这样啊!」  「放心吧,我答应过你的事情是不会说的。」  「呵呵!」  唐紫烟有些尴尬的捋了捋额头前的发丝。秦岚所说答应她的事情,自然是她窃取PR项目这件事。其实,即便唐紫烟不要求,为了合作顺利的进行,秦岚也不会把这事给说出去。  虽然早就想到要和师妹陈红碰面的那一天,但此刻,唐紫烟心里依然有些揣揣不安。毕竟,是她用卑鄙的手段,窃取了小师妹的研究成果。  这在职业操守上,是不道德的。  「你和陈红关系怎么样,这些年还经常联系吗?」  「还可以。」  「她身边有个叫林夕的男子,你可认识。」  「林夕。」  唐紫烟摇摇头,「不认识。」  「真的不认识,他可是PR项目的安保负责人,你应该认识吧!」  秦岚眯眼看着唐紫烟,在她看来,唐紫烟绝对认识这个林夕,要不然还搞什么商业间谍。  「真不认识。」  「今晚他也会到场。」  「哦!」  一听林夕要来,唐紫烟心里没来由一阵不安的跳动。这个林夕到底是何许人,她还真不知道。据贾静说,这个神秘的男子她从来没有在陈红身边见过,就好象是突然从天而降一样,一点底也不知道。  最让她感到不安的是,通过前天晚上和梦惊云的对话之中,这个林夕似乎知道她很多的秘密,而且还认识她。对于一个对自己很了解,但自己却对对方一无所知的人,唐紫烟心里非常不自在。  虽然她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哪怕这个林夕知道什么并且告诉了陈红也没有什么,最多就是面子上的事情。  但作贼的都心虚,在没有撕破脸皮的时候,唐紫烟还是很在乎自己的颜面的,毕竟她是陈红的师姐。  「你似乎很不安呀!」  「没、没有啊!」  「哼!」  秦岚撇了撇嘴,「本来我挺佩服你的,为达到目的而算计朋友,这种行为虽然为世人不耻,不过也不实为一个有心机的女人,现在这个社会,只存在两种人,一种是成功一种是失败。无所谓什么手段,只要你成功了,那就是王道。你能够认清这点,说明你是一个强者。可是你现在脸上的犹豫,这代表什么,良心未泯吗。」  「你是在讽刺我吗?」  「你觉得是讽刺吗,如果你觉得是,那就是吧,总之,我是做不到。」  「你一个天之骄女,哪里会明白我们底层人心里在想什么。」  唐紫烟哼了一声,扭头看着车窗外。  「呵呵!」  秦岚摇了摇头。「说真的,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我心里其实挺高心的。」  「你刚才不是说失望吗?」  唐紫烟回过头。  「那不是真的。」  「无聊!」  「这最起码证明,你还不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你还有感情,还会顾及别人的感受,还值得重用。」  「哼!」  「你该不是就只有这点肚量吧!」  「我才懒得生气。」  「那个林夕你真的不认识吗?」  秦岚再次问到。  「不认识,只听说过。」  「哦!」  一听这话,秦岚立即来了兴趣,「关于他的信息,你知道的,可以告诉我吗?」  对于上次的事情秦岚心里虽然认识到是自己的错误,但却一直耿耿于怀,她甚至怀疑,就是这个小子故意在刺激她。  「我知道的也很少,朋友告诉我,他是这次陈红临床实验才突然出现的,以前根本没有一点此人的消息,很神秘。」  「神秘,怎么个神秘?」  「他似乎和陈红关系很好,实验室陈红从来都不让外面进,可惟独他除外。而且这个男人的做派好象不是普通人,他手下那些人不象是经过正规培训的安保人员,反到是一身匪气,好象是在外面混的。」  「你敢肯定吗?」  「不敢,只是朋友告诉我的。」  秦岚点点头,「你那位朋友就是你安插在陈红身边做事的吧!」  「嗯!」  这一点,唐紫烟没有必要对秦岚隐瞒,即使她不说,秦岚也可以猜到长虹公司里面一定有她的人,要不然,PR项目是如何泄露出来的。  虽然没有从唐紫烟口中得到什么实质性的信息,但最起码她现在愿意积极配合了。「对你,我也没有必要隐瞒。从上次谈话中,你的那位小师妹告诉我,这个林夕不但是PR项目的安保负责人,而且还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同时也是PR病毒成分的提供者。」  「哦!难怪。」  「难怪什么?」  「难怪他们之间那么信任。」  秦岚叹了口气,「也是我上次不知情,所以在言语上冲撞了他——」  唐紫烟扭头看着秦岚。  「你别这么看我。你是不知道,这小子说话有多么狂妄,我当时就狠不得上去揣他两脚。」  秦岚义愤填膺道。  唐紫烟笑了,「没想到秦总也有发火的时候,少见。」  「我发火怎么啦,我就不是人吗,是人就有七情六欲,何况那小子长的一副欠揍的样子,说的那话更是难听。」  「你今天拉我去该不是想让我和你一起揍他吧!」  唐紫烟半开玩笑道。  秦岚眨了眨眼,「我倒想,但不能呀!」  秦岚这副情绪化的样子顿时让唐紫烟生出了些许好感,「哦!我今天倒要看看,他是不是你说的,长的那么欠揍。」  「呵呵,好啊!」……  黄昏渐朦,黄色的保时捷奔驰在高楼林立间的柏油马路上,汇集在车如马龙的队伍中,穿梭在市中心环行天桥之上,金色余晖,为车身镀上了一层镏金之色。  晚风阵阵,落日西斜。  滨江大饭店,是市区入口朝阳区一家有名的国际大饭店,旁边是丰都书城,上海宾馆,电视台大厦,朝阳路也就在这里。  门口。  保时捷刚停稳,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子就笑着走到车边打开车门,「秦总,您可真准时呀!」  「刘经理,我要的包间准备好了吗?」  「早就给您准备好了。朱雀阁。」  「客人来了吗?」  「还没。」  「好了,你忙吧,我们自己上去就行。」……  没一会,梦惊云就驾车来到门前车场。  「诶,你要去哪?」  「你先上去吧,我有个朋友就在这附近,来都来了,我得去看看她。」  「不能见了再去吗?」  陈红道。  「不能。」  「你难道让我一个人上去。」  陈红撅着嘴,老大不高兴。  「没事,她今天不是请咱吃饭吗,就得让她等,这个秦岚,性格太傲,不挫挫她的锐气,将来怎么合作。」  「那你叫我怎么跟她说呀!」  「说什么,不用说,就说我还临时有事,要晚些再来。」  「真是的,净给我出难题。」  陈红白了梦惊云一眼,「你可快点呀!」  「没事,实在等不及你们就先吃吧!」  说着梦惊云挥了挥手就转身走了。朝阳路,这里有一家路易芬尼连锁分店,而在丰都的办公地点,也设在这条繁华的街道上,这是电话里何绣兰告诉他的。  如今何绣兰已经在家里总公司坐镇安心养胎,不便东奔西走。本来是想亲自来看看的,但被梦惊云驳了。  这里的店长是一个叫胡媚儿的女人,长的虽然不算很漂亮,但却很妖艳,且能说会道,有一张巧嘴,十分会拉关系。平时梦惊云去公司,这个女人可没少冲她抛媚眼,称呼梦惊云也不叫老板,叫小哥哥。  何绣兰还专门给梦惊云介绍过这个叫胡媚儿的女人,说这个女人也命苦,老公跟自己亲妹妹跑了,儿子现在长大了也不认她,喜欢喝酒买醉,但做事极其认真,业绩没得说。  梦惊云走到店门口,抬头望了望,何绣兰说办公地点就设三楼,这里一排房子,也不知道是哪一栋,哪一间。  就在梦惊云犹豫是不是要进去问问的时候,突然从店里串出一个打扮入时,穿戴妖艳的女人,她依在店门口,笑眯眯的看着梦惊云,活象旧上海舞厅外面招揽客人穿着旗袍的小姐,只是手上没有夹着烟,「哟,小哥哥,来都来了,怎么不进去呢!」  这女人虽然已经三十七八岁,但身材丰满玲珑,尤其是嗓音,甜腻腻,酥麻麻的,再配和她那妩媚放电的大眼睛,要命的诱人红唇,能把人魂都叫走了。  不知情的,还以为这里是一家按摩店。  梦惊云定睛一看,这个女人此时一身咖啡色直筒包臀套裙,刚包裹住肥大的肉臀,下面浑圆珠玉的修长玉腿包裹着水晶超薄黑色丝袜,薄到什么程度,即便如此近距离的看这双腿,也只能看到一点朦胧黑,通过大腿根窄裙下的蕾丝花边可以看出,她穿的是一双长筒丝袜,而不是裤袜。  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短马靴,黑毛边,尖头。除了套裙之外,她外面还穿了一件黑色的短外衣。  此时这个女人,双腿交叉斜靠在门口,双手抱胸,长发随意披洒着,嘴角噙着诱人的笑意看着梦惊云。  注意到梦惊云正在看她,胡媚儿吃吃一笑,微微扬起了下巴,似乎是要让梦惊云看的更彻底。  「媚儿姐,你可别放浪了,小心我一个把持不住,强奸了你。」  女人一听这话,顿时咯咯大笑起来,「小老板,你就这点定力吗,你要强奸姐姐倒是没什么,就是!」  她眸子忽闪,「别这么大声嘛,瞧,整个大街上的人都听见了。」  梦惊云扭头一看,哪有人听见。  「嘻嘻……」  就在这时,香风伴随着柔软的娇躯来到了他面前,几乎近的贴在了她身上。  「小哥哥,你就这点胆子呀!」  她捏了捏下巴。  梦惊云面色一窘。  吹了口香风,「今天怎么有空到姐姐这来,难不承,你是专程来看我的吗?」  她眨了眨眼,挑逗道。  「算是吧,正好路过,随便就过来了。我听说这里设了一个办公地点,是在这上面吗?」  「还说来看姐姐,明明就是来看丘敏的。」  胡媚儿神情哀怨的看了梦惊云一眼。  「一样嘛!」  「跟我来吧!他们刚才还在忙,不知道现在走了没有。」  说着胡媚儿一抛秀发,就扭着丰臀拐进了旁边的楼梯间。  「这里不是网吧吗?」  「二楼是网吧,三楼就是我们公司在丰都设的办事点。」  胡媚儿一边踩着楼梯上楼,一边媚声说着。突然她回头看着默不作声的梦惊云,笑道:「往哪瞧呢小坏蛋。」  「啊,呃。」  梦惊云捎了捎头,「这个地点还真特别哦,居然选在网吧上面。」  梦惊云岔开话题道。  胡媚儿嘴角一抿,眸子里带着笑意,扭过头,窄裙包裹的臀半上下颠簸步上楼梯,「有什么特别的?」  「不安全,经常来网吧上网的有很多都是无业人员。」  「你多心了吧,我怎么不觉得。」  「可能是我多心了吧!不过不得不防。」  「上去就是了,啊!」  突然胡媚儿脚下高根一滑,身体后仰,眼看就要摔倒在楼梯上,梦惊云手疾眼快,一把就搂住了她的腰身,情急之下,右手不知道怎么的就盖在了她左乳上。  「你没事吧!」  胡媚一脸潮红,惊魂未定的看着梦惊云,「没、没事,幸好有你,小哥哥谢谢你,今天要不是有你在,我就惨了。」  「没事,以后别穿那么高的高跟鞋。」  随着呼吸,胸脯起伏,梦惊云已经意识到自己的手放错了位置,可是此时他真的不想撤回来。  「怎么,还没怎么了呢,你现在就要管我了呀!」  「媚儿姐说哪的话,我这是为你好。」  「是吗?」  胡媚儿低头看着自己的胸脯。梦惊云立即收回,「还不快扶姐姐起来,难不成你就想这么抱着呀!」  「哦!」  梦惊云立即扶起胡媚儿。  「啊!」  胡媚儿眉头微微一皱,弯腰摸着小腿,吃痛的轻哼着。  「怎么啦!」  「脚好疼。」  「我看看!」  梦惊云蹲下身子。胡媚儿站起身,扶着栏杆,眸子里闪烁着狡狯的笑意,「好疼!」  「可能是伤到筋了。」  「那、那怎么办?」  她咬着红唇喃喃道。  「没事,揉揉就好了。」  说着梦惊云就把外套脱下铺在台阶上,「你先坐下。」  「你衣服那么贵,别坐脏了。」  「已经脏了。」  犹豫了下,胡媚儿才装模作样掂着脚坐了下来,梦惊云抬起她的左腿脱下高跟鞋放在大腿上,握着脚掌,「是这里吗?」  胡媚儿小脚一缩,「上面一点。」  「这?」  「嗯!……真舒服。」  胡媚儿陶醉的闭上眼,一边轻哼,一边娇声道:「小哥哥,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你还真是个会体贴女人的好男人。」  「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  胡媚儿双手后撑在地上,挺起酥胸,身子后仰,微眯着眼看了眼专注为自己服务的小男人,抿着花瓣小嘴一笑,窝着小嘴轻声呻吟着。同时她绷着脚趾,慵懒的摩挲着梦惊云的大腿。  她这动作看似是因为梦惊云的按摩情不自禁的做出肢体反应,实则在勾引逗耍着梦惊云。看着粉红的脚趾甲在丝袜里面绷拉,那弯曲的脚趾头似乎在向自己招手。  梦惊云心猿意马,用余光扫了眼胡媚儿,见她双眼紧闭,遂胆子放大了些,低下头。俗话说家花不如野花香,这胡媚儿虽然骚媚入骨,形骸放荡,却不见在别人面前放荡,只是每次见到自己变的十分妖媚。  虽然经常用酒精麻痹自己,象一个不正经的女人,却未见过她和任何男人勾勾搭搭。虽然言语之中经常带着挑逗的意味,却也只是针对自己,性格使然。  此女虽是个已婚离异的女人,却也是良家少妇。  看着梦惊云头低的几乎凑到了自己的脚趾上,胡媚儿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在心里吃吃的笑。「何姐,这小家伙可要被我上手了,你可别吃醋哟。」  当初何绣兰说为梦惊云在公司物色美女,可不是说说玩的。美容公司,本来美女就多,再加上何绣兰刻意精挑细选,那就更是一个美女集中营。  而从这些美女之中,何绣兰就为梦惊云物色了好多对象。能上手的,思想开放的,没有歪心眼的,何绣兰都逐一跟她们暗示了一番。  其中意思就是你们尽量勾引梦惊云,能讨得梦惊云喜欢,那就是你的福气,下半辈子吃喝不愁,过上少奶奶的日子。  一听这话,自然有许多女人面红而赤,她们万万没想到何绣兰居然如此开放,公然为自己的小老公找情人。  在外面漂泊这么些年,胡媚儿自然想安定下来。象她这样三十好几的女人,即便想成家也是找四十几甚至五十几的老头子。  没办法,社会就是这样,男人是愈老愈吃香,老了还可以找小的,而女人就不同了,要找个小的,除了姿色出众之外得还有款,即便如此,那些小白脸也是存心玩你,安定的日子是甭想了。  而这梦惊云嘛,有钱有貌有才,虽然不知其底细,但既然何绣兰这样的女人都愿意跟他,她胡媚儿孑然一身怕什么,那个不孝子跟了有钱老爹不认她了,她何不自己再生了一个,就算以后梦惊云不要她了,也可以得到一笔钱,而且有了小孩生活就有了盼头。  此时还有些姿色不赶紧,再等就人老珠黄,人生彻底悲催了。  「媚儿姐,你的脚扭伤了,想要尽快好的话得用唾液消毒。」  「嗯!小哥哥,那你帮帮姐姐吧!……臭小子,我的脚又没有伤口,哪需要你的口水……」  「姐姐见外了,是你替我引路在崴了脚,应该的。」  说着梦惊云就在胡媚儿的足踝上亲吻了下,然后用舌头舔掠。  「咝……」  柔软的舌头一触碰在肌肤上,胡媚儿的娇躯立即软了下来,她侧过脸,耳根都红了。虽然她言语放荡,却也没有做过如此羞人的举动。  这个小男人把她当三岁小孩骗了。  时直冬天,胡媚儿穿着黑色短马靴,虽然没有出汗,但脚上却有一股皮革味还有一种迷人温香,十分好闻。  此时,胡媚儿已经羞的不好直面梦惊云。  舔完了足踝,梦惊云便抱着她的脚掌轻轻揉捏,「姐姐,你脚上出汗了,汗水会让伤口感染,我帮你清理了吧!」  「嗯!」  此时胡媚儿娇躯已经控制不住颤抖。  每层楼有两段阶梯,此处是二楼到三楼的第二个阶梯。上二楼上网的人只要不上三楼就无法看到二人,而到三楼还间隔着一道铁门,三楼的人如果要下来,就要先打开铁门。  一般在下面三层楼办公的都习惯走楼梯,因为快,然而这里是后门,前门大堂有电梯可直上,所以楼道是很少有人走的。  「这里可以上吗,我没带身份证呀!」  「可以,我上次来也没带,放心吧,现在又不是国庆期间,才不会查。」  听着楼到里的声音,二人心里都备感刺激。梦惊云低头含着胡媚儿那包裹在水晶薄丝里面五根玉嫩的脚趾,吸吮着。  「呃……」  胡媚儿情不自禁的绷着脚趾,挑拨着梦惊云的舌尖,「姐姐的脚上好多汗,会感染伤口的……啧啧啧啧…为防伤口转移,另外一只脚也要消毒哦。」  说着梦惊云脱下另外一只脚的高跟鞋,开始品尝玉人的黑丝玉足。  「哼!」  胡媚儿脚上没出汗,道是额头上渗出密汗,她含着手指,压抑着呼吸,怕自己叫出声,就连脚掌都弯曲了起来。  梦惊云呼吸渐渐粗喘起来,望着那窄裙下黝黑的禁地,他裤裆里的家伙一点点抬起头,「姐姐腿上也有好多汗。」  他握着一只脚在自己裤裆上磨蹭,抬起一条腿一点一点舔掠,从小腿到腿弯,然后是大腿。  梦惊云抬头看了眼已经彻底躺在地上的咬着手指的胡媚儿,「姐姐!」  「小哥哥!」  「你身体好热,必须降火,要不然会影响伤口恢复的。」  「啊!」  此时胡媚儿那能不明白梦惊云的意思,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小男人在楼道里就想把她给办了。自己一味的配合装傻,却是助长了这个小男人心中的欲望和气焰。  「姐姐,你就忍一下吧,很快就会好的。」  不等胡媚儿答应,梦惊云抱着她的双腿一把分开,就钻到她的窄裙里面。胡媚儿清晰的感觉到梦惊云的鼻头抵在自己饱满的阴阜上磨蹭,热忽忽的气流喷到她的阴穴里。  「呀呀呀,不行,不行,小坏蛋……啊!」  条件反射之下,胡媚儿双腿一下就盘在了梦惊云脑后,交叉着一双沾满梦惊云口水的脚掌。此时的胡媚儿就象一个被压在地上抬高屁股强奸的女人,身体除了上半身还睡在地上,下半身腰线一下全部悬在了空中。  「哇,好香的骚穴,好饱满的肉丘,好肥美的鲍鱼……」  梦惊云一边大力柔捏着肥臀一边紧密伏首埋在幽谷之中贪婪的呼吸磨蹭。  感到到下体阔别十来年之久之后再一次遭受男人的蹂躏,而且是疯狂的蹂躏,更何况她从来没有被任何男人口交过,虽然还隔着一层薄薄的丝制内裤,但那强大的压迫感,却直接传递到她心间最敏感的神经。  汁水不受控制的在阴道里潺流。  嗅到蚌汁的味道,梦惊云就象在海里的鲨鱼嗅到血腥,粗暴的分开内裤,一张口就迷醉的含着那一块肥美的鲍鱼,咂咂的在嘴里搅拌。  「唔!」  胡媚儿何曾遇到过如此待遇,她双腿死死的夹击着梦惊云,肉穴被封,就好象气管被掐住了一样,他扭摆着螓首似乎要摆脱什么。  同时蜜穴在梦惊云巧舌挑拨之下疯狂的收缩。  而就在这时,楼上穿来几个男子说话的声音和走近的脚步声。二人当即反映过来,火速起身。就在胡媚儿整理好衣裙的时候,铁门咯吱一声就被推开了。  「是呀,那两个女的真他妈正点。」  走出来的是三个身穿制服的工人,且行且笑,制服上写着金辉家私城,这三个工人一看到楼道上的梦惊云二人登时闭口不言。  「搬完啦!」  「嗯,搬完了。」  「辛苦了。」  「没事,应该的。」  三人快速下了楼,「妈的,这个妞身材真爆,要是能干上一炮,死也愿意,嘿嘿……」  二人回过头对视一眼。梦惊云淫笑道:「姐姐,我们继续吧,不降火会影响伤口恢复的。」  胡媚儿瞪了梦惊云一眼,「你还真想强奸我呀!」  梦惊云摸了摸鼻子,「哪敢,哪敢!」  「小坏蛋,就知道骗我,便宜你了。」  「嘿嘿!」  梦惊云咂了咂嘴,胡媚儿两靥瞬间嫣红一片,同时下体麻痒难耐,快感依然残留。汁水在阴道里潺流。  下体漏风,显然是刚才紧张内裤没有穿正,饱满的肉丘在暴露在外面。可是梦惊云看着,她也不好整理,「看什么,走呀!」  看着梦惊云一脸猪哥相,胡媚儿一甩长发,扭着紧俏的丰臀就率先上楼了。  「妖精!」  梦惊云正想一步上前把这货按在楼道上强行干了,却又有几和工人师傅走了下来,没辙,他只能憋着邪火上楼了。  「快点,慢吞吞的干嘛呢!」  「哦!」  梦惊云搓了搓裤裆里的肉棒,「急什么。」  前面电梯狭小,只能载能不能载物,所以办公设备只能从后面楼梯上运送。来到三楼,梦惊云跟随胡媚儿绕到前面,一层楼面积虽然不大,但却有许多公司在这里办公。当然这都是些小公司,不象山风集团,可以独占几十层楼。  「就是这了,她们肯定还在里面忙活。」  胡媚儿站在门旁往里摆了摆头示意梦惊云请进。绕过前台屏风,一眼梦惊云就看见正拿着拖把在里面忙活的丘敏,除了丘敏之外,还有一个年轻女子,此时她正在搬弄着盆景。  「敏敏,你看谁来了。」  胡媚儿双手抱胸背靠在一旁的玻璃门上笑呵呵道。  闻声丘敏转过头,登时惊喜的瞪大双眼,「小云,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  此时丘敏着一身白色衬衣,黑色七分长裤,穿着随意,墨发垂肩,脸色潮红,身上汗涔涔的,浸透了衬衣,显露出里面朦胧内衣的轮廓。  丢下拖把,她惊喜的跑到梦惊云面前,「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去接你呀!」  「人家又不是小孩,还用接呀!」  胡媚儿在旁边调侃道。  「你怎么干这个?」  梦惊云左右看了看,此处是办公大厅,桌椅柜凳都已经布置齐全了,就是地方有些凌乱。  「我不干,谁干,你看看,这挺乱的,你随便坐,小小,倒水。」  丘敏一脸的高兴,手足都不知道往哪摆放了。当初来丰都之前梦惊云就说过会来看她,当时丘敏还以为梦惊云是开玩笑,没想到,这个男人还真的来了。  此时有外人在场,她也不好表现出过分的热情,只是一个劲的笑。  「你可以找家政公司的人来清理呀!瞧,身上都湿透了,这大冬天一冷一热,很容易感冒的。」  「没事,我还没那么娇贵。」  「您喝茶。」  「这是?」  「小小。应届毕业生,我们公司在丰都办事点的第一个员工。小小,这是我们公司的大老板梦总,你别看他是老板,可还没你大呢,现在还是个高中生。」  苏小小吃惊的看了眼梦惊云,随即眸子里闪现出一丝隐藏极深的厌恶,很有礼貌道:「梦总,你可真是年轻有为。」  「你好!」  嘴上虽然说梦惊云年轻有为,但苏小小心里却在腹诽,又是一个富二代。不怪苏小小这么想,因为在他们学校里的同学之中也有年纪轻轻就开公司的,这些人看似年轻有为,实则都是靠着家里的实力在外面摆排场。  学生就开始创业开公司,学习事业两不误,这听起来多牛啊,嫉妒死人。但对于这种娇奢纨绔之辈苏小小最是不屑。  之所以来这里应聘一个小职员,苏小小就是想凭自己的本事赚钱生活,自食其力,躲来那些整天缠着她的公子哥。  本以为可以躲开,没想到走到什么地方都能遇到这样的人。送上了茶水,苏小小立即躲的远远的。  不怪她如此警惕,实在是因为她长的很漂亮。饱满的五官,白皙的肌肤,水灵灵的大眼睛,圆润的小嘴,小巧的鼻子,尖尖的下巴,还有那一袭飘逸柔顺的长发,和高挑婀娜的身材。  穿着一身白色的休闲套服,和白色的平底运动鞋。打扮虽然随意,但却透出一身的青春气息,和蓬勃的朝气,清新可人。宛如早春抽嫩芽,看到她,就给人一种芬芳扑鼻,神清气爽的感觉。  「现在你住哪呀!」  「就在附近,我和那胡媚子合租的。」  丘敏瞥了眼靠在玻璃门上手里拿着一个精致不锈钢小酒壶喝酒的胡媚儿。  「我现在真后悔,这狐狸精就是一个酒罐子,我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和她住在一起,搞的我现在都染上酒瘾了。」  胡媚儿咯咯笑道:「每日一壶,百病消除,这可是灵丹妙药,要不要来一口呀!」  「去你的,我说了戒了,别来引诱我。」  「不要拉倒,我还舍不得呢。」  胡媚儿眯眼咀着小酒,咕噜入娇喉,随即舒畅的发出诱人的呻吟,舔了舔小嘴,见梦惊云正在看她,她便飞了一个媚眼,俏笑嫣然,转身走了。  「我今天就是来看看,还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改日我再来看你。」  「我送送你。」  「不用。」  「小小,真是辛苦你了,还没正式上班就让你来打杂。」  「没事的丘总,反正我现在在学校也没事干,锻炼锻炼身体,早些熟悉工作环境也好。」  「你现在还住在学校宿舍吗?」  「嗯!」  「那可够远的,上班以后不可能还来回跑吧!」  一听这话苏小小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丝苦恼,「是呀,我正在找房子,就是这市区的房子实在太贵了,一个单间就要五六百。」  「现在的经济是这样的,不过出了关口应该就要便宜些,没关系,慢慢找,实在困难就先住我那。」  「这怎么行。」  「你这孩子客套什么,唉,象你们这些出门在外求学的大学生也实在不容易,现在不象以前,工作不好找,物质又贵的离谱。」  听到丘敏这话,苏小小心里很是感动,虽然没怎么在社会上打拼过,但这几个月找工作的经历,让她充分的认识到这个社会的冷漠。  「丘总,谢谢你。」  「谢什么,举手之劳,我有个女儿也小不了你多少,都是做母亲的,我能够体会到你母亲的心情,她一定很担忧你在外面的生活。」  梦惊云一路尾随着胡媚儿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怎么,你还真想吃了姐姐呀!」  一进办公室胡媚儿就侧仰在了黑色沙发上,笑看着梦惊云。  「媚儿姐哪的话,我只是来关心下你的伤口。」  梦惊云紧挨着她坐了下来。  「伤口,什么伤口,哦,你说我的脚呀,你的疗效很管用,已经好了。」  「不行,我还有后续治疗没有用上,你别笑,这伤筋动骨一百天,表面上看是好了,其实里面还留有淤血,这淤血不除,是会留下后遗症的。」  胡媚儿装模做样害怕的看着梦惊云,「这么严重呀!」  「可不,这还是往小了说,往大了说,经络不通,淤血堵塞,气血不畅,最终很有可能会导致关节发炎,那就大了。」  「我不就是崴了下脚吗,你可别吓我。」  「我怎么是吓你的呢,你没看电视呀!」  「什么?」  「你不知道那谁谁谁就是因为崴了一下脚,不及时治疗,到最后整条腿关节都坏死了。」  「谁呀!」  「呃——谁来着,好久了,都忘了。」  梦惊云摸了摸鼻子,胡媚儿扁嘴一笑。「是不是李瘸子。」  「啊!——」  梦惊云一愣,「对对对,就是李瘸子,你也知道呀!」  胡媚儿掩嘴咯咯大笑,花枝乱颤。  「你笑什么?」  「呵呵……笑死我了,小坏蛋,就知道骗我,你当姐姐是三岁小孩呀,我随口一说你就应,去,死开,别东摸西摸的,姐可不吃你这一套。」  梦惊云尴尬的搔了搔头,「呵呵。」  ……咚咚咚!  「进来!」  刘经理为梦惊云打开朱雀阁的房门,「秦总,您的客人来了,林先生请。」  梦惊云点点头走进了厅房,此时包厅的桌面上已经上好了酒席。  「林先生,你可真准时呀!」  秦岚睨了眼走进来的梦惊云阴阳怪气的笑道。  「临时有事,抱歉。」  服务员拉开坐位,梦惊云坐了下来。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我不是来了吗,刚才在外面听你们聊的挺开心的,都聊什么呢!」  梦惊云肚子可饿了,拿起筷子就开吃。早上出局子也没有吃早餐就去了韩冰那里,一番体力消耗之后,便在那里睡下了,直到下午接到陈红的电话才匆忙会合往滨江大饭店赶来。  肚子早就空了。  半晌没有声音,梦惊云抬起头,「别光看我呀,你们继续,呵呵,我真是饿了。」  秦岚撇了撇嘴,转头看着陈红笑道:「你刚才说的很有见地,虽然残忍了些,但却很有前瞻性,的确,市场太大。」  「这可不是我说的,是林夕说的。」  梦惊云抬眼左右看了看,「我说什么?」  「革命论呀!」  陈红笑道。  「嗨!」  梦惊云喝了一口汤,「那只不过是我一个建议,上不了台面,更何况,这话也不是我说的。」  「林先生,恕我冒昧,不知道你提供的PR病毒是一种什么资源,是否可以再生,你说这是从一种生物身上提取来的,不知道这种生物是什么,数量多不多,我问这话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有效的把这种生物保护起来。」  「这个嘛,秘密。不是我不愿意说,你也知道,这个信息知道的人愈少愈好,我看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秦岚眉头一蹙,「我身为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有权知道这个秘密。请你放心,我会严格保守这个秘密。」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秦总,我想你误会我了,我不是不信任你,而是这个秘密对我太重要,一但被有心人知道,我的性命不保,也请你体谅我的难处。」  秦岚那能不知道,林夕这是在握住最后的筹码。  「其实你完全可以放心。」  梦惊云继续道:「身为中国人,我是不会干出对不起国家民族的事情的,我手里的东西只会提供自己人,任何人想买都不可能。」  「你有实力可以保护好它吗?」  秦岚表示怀疑。  「当然!只要在坐三位不说出去,对了,不知道这位小姐是?」  自从林夕走进来,唐紫烟就在暗暗打量他,因为林夕的迟到,还未见庐山真面目之前,唐紫烟就对林夕产生了极坏的印象,当真正见到之后那一刹那,没来由的,唐紫烟就从林夕的眉宇之间感到一丝令自己很不舒服的感觉。  也不知道怎么的,她很确定自己以前也没有见过眼前这个人,却下意识的感觉很不舒服,好似眼前这个人是她前世仇人一样。  「她叫唐紫烟,是我们公司的高级科研人员,她将代表我们山风集团参与到PR项目的研发当中。」  秦岚介绍道。  「哦!唐小姐!」  「你认识我?」  「算不上认识,只不过经常听陈总提起。」  陈红瞥梦惊云一眼,那意思是在说我什么时候跟你提过。  唐紫烟瞥了眼陈红,「是吗,我怎么看林先生有些眼熟呢!」  「哦!」  「林先生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很象,我说不是你们长的象,而是气质,神似。」  「是吗!竟有这样的事情。」  梦惊云一副感兴趣的样子,「那你这位朋友长的一定仪表不凡,气宇轩昂咯!」  唐紫烟一愣,随即笑道:「长的确实人模狗样,但就是太卑鄙。」  「呃——」  梦惊云左右看了看,见陈红和秦岚都涨红脸憋着笑,「呵呵,唐小姐真会开玩笑。」  「不!我没有开玩笑,他确实很卑鄙。」  唐紫烟正色道。一想到梦惊云前天晚上那番威胁自己的话,唐紫烟就气的控制不住自己。虽然那天晚上梦惊云什么也没有说,但唐紫烟敢肯定,眼前这个林夕肯定认识梦惊云那小子。  两个人都令他讨厌。  「唐小姐这么恨他,不知道你的那位朋友是?」  梦惊云在心里摇了摇头,他没有想到唐紫烟如此讨厌自己。  「他叫梦惊云。」  「哦!梦先生。」  「怎么,你们认识吗?」  唐紫烟戏谑道。  「何止认识,他是我的老板。」  「老板!」  陈红扑哧一声没忍住,待三人看向她,她立即装做咳嗽两声,「咳……咳……这菜真辣。」  秦岚眉头微微一皱,「梦惊云是谁?这个名字我怎么好象在哪听起过?哦!对了。」  秦岚微不可查的点点头。她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经过哥哥秦兵的书房的时候,好象听到万书记口中说起过这个名字。  但是她也没有在意。秦岚暗想自己回去得找哥哥问一下,这个梦惊云到底是何许人。长江集团在怀阳或许算是一个大企业,但在丰都真不算什么,梦怀仁或许有很多人知道,毕竟他是人大代表,但说起梦惊云的名字,就鲜有人知道了。  因为他从不上镜。如今,就连他是天狼帮的真正大哥这个身份依然少有人知道,对外,胡孙依然是天狼帮的龙头老大。更何况在秦家眼中,天狼帮这种小帮派实在是上不了台面,更不具有资格让他们去调查了解。  「他真是你的老板?」  唐紫烟似乎还不敢相信。  「是呀,这有问题吗?」  梦惊云如此说自然有他的用意。这是在无形中抬高自己的身价,同时也向唐紫烟达到一种信息。  「也就是说PR病毒是他提供的咯!」  「的确!我是代表梦先生和长虹集团合作的,也就是和陈总合作。」  梦惊云对唐紫烟点点头。  听到这话,唐紫烟沉默了。  梦惊云和陈红认识这件事情,自从那次去梦惊云家里唐紫烟就知道,而就他所知,林夕在长虹集团任职,那么两人之间认识也说的过去,或许就是陈红介绍。在唐紫烟看来,就那天她和小师妹在梦惊云家中不期而遇之后梦惊云肯定会跟陈红打听她们之间相识的缘故,而梦惊云正好就跟林夕说起过关于她的信息,所以林夕才会认识她。  而她和贾静的关系又是怎么泄露出去,唐紫烟猜想一定是姐姐唐娜在梦惊云面前无意中说漏了嘴。  综合上面的信息,她和贾静相识,贾静在长虹集团上班,而她在山风集团上班,恰好长虹的秘密研究项目信息又被山风集团知道了,因此,她就被怀疑上了。  以前唐紫烟怎么也想不通,一个他根本就不认识的人如何对她如此了解,此时此刻她终于知道,原来是因为梦惊云。  「这个家伙居然是林夕的老板,PR病毒的提供者,难怪他会来丰都……」  在吃惊的同时唐紫烟感到一丝后怕。  她在想,恐怕梦惊云这个家伙早就知道她的秘密,而她却一直蒙在鼓里。  接踵而来又是另外一个疑问。既然知道,那为什么梦惊云没有制止她呢?唐紫烟想不通。唐紫烟抬头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林夕,突然问了一句旁边两个女人都听不懂的话,「他是不是早就知道?」  梦惊云头也没抬,「你说呢!」  「那他、他为什么没有——」  「梦先生的想法我哪猜的透,不过他对我说过一句话。」  梦惊云抬起头。  「什么?」  「他说你们毕竟是亲人。」  「亲人。」  唐紫烟记得前天晚上梦惊云和她说过同样一句话,那是在梦惊云向她保证不会把她的秘密说出去的情况下说的,当时的她很不屑。  「亲人!他真的把我当做亲人吗?」  唐紫烟心乱如麻。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秦岚左右看了看。  「没什么。」  梦惊云道。看到唐紫烟的神态,梦惊云心里感叹,他是多么希望唐紫烟可以明白他的良苦用心。他不是要在唐紫烟面前显摆什么,而是他和这个女人之间矛盾太深,通过正面的途径化解已经是不可能,只会愈演愈烈。  所以只能通过别人的口,让她明白,惟有如此她才能够冷静的去判断。其实她当初完全可以遏止这间事情发生,但是为了唐紫烟,他没有那样做。  就为了唐紫烟,梦惊云的损失无法估量。凭空山风集团来分一杯羹,这里面的经济损失,自然不必说。然而那天晚上唐紫烟却说他是在讹诈她,想分她的钱财,当时的梦惊云真的是无话可说。  ……「那个梦惊云到底是谁?你们好象认识?」  一走出饭店秦岚便对唐紫烟提出了这个问题。不是她不想问林夕,而是她知道,要从林夕口中套话,难如登天。  甚至有时候秦岚都怀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下降了,以往面对任何一个男人,只要是她想知道的,对方一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变着方的来讨好自己。  「认识,他是我大姐的儿子。」  「哦!那他是干什么的,哪的人,多大了?」  「秦总,我今天很累了,明天就要参研到PR项目之中,我想早些回去休息。」  「哦!那你回去吧!」  「谢谢!」  唐紫烟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不知道为什么,她宁愿梦惊云在这件事情上揭发自己,最起码这样她心里是舒坦的,但是现在,自己一直讨厌的人,却在暗中帮助了自己。  这让唐紫烟处境很尴尬。  想想当初,她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讨厌这个家伙,或许,或许是梦惊云害死了卓不凡,毁灭了她的梦。  ……「干嘛这样看着我?」  梦惊云回头看着副驾驶位上的陈红。  「她不是你的姨妈吗?」  「谁,你说唐紫烟啊。」  「还有谁。你好象对你意见很大呀!」  「可能吧!」  「为什么,亲人之间不是应该相亲相爱吗,你们好象苦大仇深一样,能告诉我原因吗?」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我到现在也还没弄清楚她为什么讨厌我,可能是我长的太帅了吧,嘿嘿!」  「人家跟你说正经的。」  陈红翻了翻白眼。突然她眼珠子一转,戏谑道:「是不是你——对她做过——」  「别瞎说。」  「你干嘛那么敏感,难道被我说中啦呵呵……」  「我敏感了吗,没影的事。」  「对了,就泄密的事情我最近反复思考了下,除了你我之外,我公司最值得怀疑的人一定是我身边的人。」  「怎么,你找到这个人了?」  「虽然没有证据,但此人行迹最是可疑。」  「谁呀?」  「贾静。」  「有什么理由?」  「我的行程最清楚的莫过于助理龚丽,昨天我找她隐讳的谈了一下发现,和她关系最好就属贾静,经常送她一些小礼物,请他吃饭。」  「就为这呀,她可能是为了讨好你打好关系呗!」  「你听我把话说完,要是光这点的话也无可厚非,但是她老是有意无意的打探我的行程,这是为什么,还有,我平时工作的实验室都是有严格防卫的,上班下班都必须搜身检查。然而我查看记录发现,这个贾静总是拖延时间加班,虽然她找了正当的理由,也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可是整个实验室的工作人员之中,也只有她有单独作案的时间。」  「这也只是你的猜测。」  「的确,我没有任何证据,可是我敢肯定就是她。」  「凭什么?」  「直觉!」  「这件事情你别查了。」  陈红疑惑的看着梦惊云,「你什么意思?」  「查出来又如何,秘密已经泄露。」  「那怎么行,这个女人害的我彻夜难免,我一定要找到证据把她揪出来。」  「你想干什么,和秦岚闹翻吗?」  「那我也出这口恶气。」  「这事我会处理,你别管了,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吧!」  「你打算怎么办?」  「你别管。」  梦惊云本想把这件事情掩盖下去,让他永远成为一个秘密,现在陈红既然已经发现了端疑,他就必须处理了,总之,他绝不能让陈红知道唐紫烟是幕后主使,要不然他的一切努力都白废了。  「你的电话响了。」  「喂!那位,讲话。」  「是我。」  「……小姨。」  梦惊云瞥了眼陈红,「您有事吗?」  「我想见你一面。」  「可以,现在吗?……好,我一定准时到。」  「我师姐打来的?」  陈红问道。  「嗯!」  「她找你干什么?」  「没说,只是约我见面。」  梦惊云把车拐到路边,解开安全带,「你自己回去吧!」  「在哪,我送你过去。」  「不用。」  梦惊云下车随手招了一辆出租车便向目的地赶去。唐紫烟既然单独约他见面,不知道是好还是坏,是质疑他还是讽刺他。电话里梦惊云听不出任何信息,但直觉告诉梦惊云,或许今晚的见面,可以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  「云烟咖啡。」  来到唐紫烟所说的地点梦惊云才发现,这里竟然就是丰悦酒店对面那家咖啡馆。这里的环境不错,宛如空中阁楼,视野非常开阔,四面的落地窗都有独特的景色。  在一个角落里,梦惊云找到了唐紫烟,此时她捧着一杯咖啡,双眼放空,望着窗外,只能看到一个侧脸。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喜欢坐在角落的人都是特别注重隐私的人,同时还缺乏自信。  此时她外衣已经脱掉,上身穿着一见白底蓝色竖线条纹的衬衣,衣角扎在黑色职业套裙里,显得曲线丰润玲珑,一身的职业女性气息。  后盘发,前刘海微微泛枣红,双耳挂银色耳钉。  从侧面看去,眉心到下巴,呈一条完美的弧线,圆润的鼻梁,樱桃一般娇嫩的小嘴抿着淡淡哀怨,此时的她,是那么的安静。  静静看着这个女人,梦惊云真舍不得去惊扰她。  「先生一位吗?」  服务生却破坏这美好的画卷。  玉人回眸,眼中的哀伤瞬间消失。  「约人了。」  梦惊云面带笑容走到了唐紫烟面前坐下,「来了很久了吗?」  「刚到。」  「咖啡谢谢,找我——有事?」  突然梦惊云发现,他居然和这个女人无话可说。  唐紫烟抬头看着梦惊云,「我是个蛮不讲理的女人对不对?」  「呃——不会呀,为什么这么问?」  「用不着安慰我,你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  唐紫烟叹了口气,微微搅动着咖啡。「你真的拿我当亲人看待?」  「你怎么了?」  「为什么不揭发我?」  「谢谢!」  梦惊云接过咖啡,抿了口,「没有为什么,我不想。」  「值得吗?」  「没有什么所谓值得不值得,亲情是不能用价值去衡量的,只要你明白我的心意,那对于我来说,足够了。」  「我虽然是她的师姐,却一直活在她的阴影之下……」  仿佛在自言自语,唐紫烟有一句没一句的讲起了她和陈红之间的事情。「可笑,我今天才突然发现,我追逐了多年的东西,并不是我想要的……谢谢,谢谢你听我唠叨了这么久,其实你看上去也没有那么讨厌。」  「这是我从你口中听到的最高评价了。」  梦惊云玩笑道。  唐紫烟莞尔一笑,「谁叫你这臭小子每次都来刺激我,你要是能象今天这么安静,我至于吗?」  一句话,唐紫烟恢复了本性。  「我冤枉啊,我什么时候刺激你了,每次都是你在欺负我好不好。」  「我怎么欺负你了,你瞧瞧自己长的牛高马大的,我能欺负得了你,说出去也要有人信呀!」  梦惊云扁了扁嘴,「你还真会强词夺理。」  「不过,作为一个男人,你的胸襟还是满大的。」  继而唐紫烟笑道。  「真的,我有那么好吗?」  「夸你一句就上天了。」  唐紫烟撇了撇嘴。  「那也是因为你没有夸过我呀!」  「你很喜欢我夸你吗?」  敞开心胸之后,唐紫烟心里愉悦了许多。当你放下狭隘的心学会去看一个人优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世界宽阔了。  「嗯!」  「那好,只要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夸你一句。」  「哦?」  梦惊云狐疑的看了眼唐紫烟,「能说的,我一定说,不能说的,你问了我也不会说。」  「第一个问题,你是如何发现的。」  「什么?」  「跟我装傻是吧!」  「呵呵,其实我也是偶然发现的,你经常来这里和咖啡吧!」  唐紫烟点点头,她不知道梦惊云要说什么。  「你知道我住哪吗?」  「哪儿?」  「对面,丰悦酒店顶楼的总统套房,那天我就在对面的阳台上,无意中发现你和一个女人在这里喝咖啡,也是这个位置。」  唐紫烟回头看去,吃惊的张大嘴,「这么远,你能看到我?哦!你该不是没事就拿着望远镜偷窥吧!」  梦惊云面色一窘,「哪有?」  「那你怎么能看到我?」  「这个嘛,以后再告诉你。好了,我已经回答完你第一个问题,你该夸我了。不能夸同样的,也不能夸大,说没影的,要实事求是。」  「啊,这可就难了。」  「什么呀,我有那么差劲吗!」  梦惊云一脸懊恼,皱着鼻子,耷拉着肩膀,落在唐紫烟眼中就象一个受到打击的小孩子。  「问题是,我真没在你身上发现什么优点呀!而且你又不让我虚夸,实事求是,这可难为我了。」  「你再好好看看,朝这看。」  梦惊云指的脸,「没发现什么吗,我长的——」  「嗯,长的确实有特点,整张脸象个板砖。」  「什么板砖,这是国字脸。」  「还不是一样吗?」  「气死我了!」  梦惊云一口喝干了咖啡,抢过唐紫烟的咖啡也一口喝了,大声道:「上酒!」  一听这话,周围的人都投过来厌恶的目光。  「先生,我们这里不卖酒。」  「没事,再给我们舔两杯咖啡!」  唐紫烟抱歉道。服务生添完咖啡下去,「你干什么。丢不丢人呀!」  「我脸皮厚。」  「扑哧!你的优点还满多的。」  「走了,太欺负人了。」  「诶诶诶,你干什么。」  唐紫烟一把抓住梦惊云的胳膊,抱歉的看着周围厌恶的目光,「好啦好啦,坐下,坐下,瞧你那样,跟个受气包似的,真是个孩子,我夸你不就成了吗,是是是,你长的英武伟岸,潇洒俊朗,人贱人爱,花贱花开!」  「真心的?」  「出自肺腑。」  唐紫烟被梦惊云逗笑了,「诶,你和我那小师妹是怎么认识的,你们关系很好吗?」  唐紫烟纤纤玉指端起咖啡,一边抿嘴轻尝,一边抬眼看着梦惊云说道。  其端庄得体之仪态,再配合曲线玲珑的身姿,简直令人坪然心动。  「你不是已经说了吗,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那小师妹见到我这么伟岸帅气的男人还不迷的神魂颠倒,小姨,你不是一直觉得她抢走了你的风头吗,改天我让她叫你姨妈,杀杀她的气焰如何。」  「吹吧你,你一个小屁孩,她能看上你,我虽然不怎么了解她,但却知道她是一个很高傲的女人。」  「再高傲在我面前也得低下头,你不信,那咱们打个赌。」  「赌什么?」  「就赌你再夸我一句。」  「好啊,我等着她叫我姨妈。你要是能把她给征服了,我就服了你。」  「说话算话。」  梦惊云伸出手。  「干嘛,还要拉勾勾呀!」  唐紫烟笑道。  ……秦岚一回到家中本想立即找哥哥秦兵问清楚梦惊云的身份,却发现家里来了两个客人。一个是她的好姐妹加闺蜜刘楠,另外一个虽然她不怎么打交道,也从没有说过话,却认识,那就是省委书记张学良的千金小姐张雪琴。  「她怎么会来这里?」  带着疑问,秦岚走进了家门。  「岚姐,你回来啦!」  「嗯!」  「来来来,我为你介绍一下。」  刘楠拿着秦岚就往客厅里拽。「干嘛呢,我鞋还没换好呢!」  此时张雪琴已经站起身。  「我好姐妹秦岚,认识吧!山风集团的董事长,大富婆。这位是省委张书记的千金张雪琴小姐,也是我的好姐妹,大家认识一下吧!」  「你好,秦小姐,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早就想见你了,就是没有机会,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  「你好,请坐吧!」  虽然敌对双方,但面子上总要过去的。  「秦小姐,我可以直呼你岚岚吗,我希望不要因为我父亲的愿意影响到我们的交往。」  张雪琴一言点破了二人的关系。  「你还是叫我秦岚吧!」  「或许你认为我今天来一定别有目的,在这里我可以坦然的说,你完全可以放心。我们改变不了出生,有时候也无法选择立场,但是我们却可以试着改变关系,说实话,对于王家的人我一直就很讨厌,我说这些你可能会觉得很突兀,没关系,以后你慢慢会知道我现在说的,没有一点虚假,我父亲是父亲,我是我。」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想要认识我?」  张雪琴扭头看了眼刘楠,「因为我讨厌王东。」  「哦!为什么?」  「我不想说,既然你想知道,我也没有什么可遮掩的,因为一个男人,你或许知道,我以前根本不关心什么派系争斗的事情,但是这个王东她要对付我的男人,所以——」  「你的男人,你说的是闻宏伟吗,他不是出车祸死的吗,难道这是王东所为,不可能呀——」  「不是他,他不是我的男人。」  张雪琴摇了摇头,「我只能说到这,今天来,我就是想表明立场,我们以前虽然不是朋友,但现在却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我父亲那,我会尽量劝他的。」  「你怎么把她带带我家里来了?」  张雪琴一走,秦岚立即开始质问刘楠。  「有问题吗,你难道不想少一个敌人多一个朋友?」  「那你最起码也要事先给我打招呼呀!」  「放心吧,我不会害你,雪琴是我多年的好朋友了,她是什么为人我最清楚不过,虽然性格乖张了些,却没有什么坏心眼,值得交。」  「哼,你还能有什么好朋友,这个张雪琴说不定就是他老子安插过来的奸细,你是被人家利用了还不知道。」  「我有脑子的好不好。」  「猪脑子。」  「你才猪脑子。」  「谁是猪脑子呀!」  「哥,你回来啦!」  「秦大哥!」  「小张,你下去吧。」  「是!」  秦兵走到沙发前坐了下去,佣人奉上茶,「你们俩呀,一见面就要斗嘴,就不能好好说话。」  「哥!你知道今天她把谁带来了吗?」  「谁呀!」  「张雪琴,张学良的女儿。」  「哦!」  「你怎么一点也不意外呀!」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4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