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第一次跟女友口交,是我跟她結婚前幾天。

  那天,我們在我一個男性朋友的宿捨裡公過夜。

  一個房間裡兩張床,我的好朋友睡一張,我跟女友睡一張。

  後來天快亮時我想跟女友做愛,女友怕那男生聽到聲音,不肯。

  我隻好按著她的頭,強行讓她用嘴幫我含,她也怕反抗的聲音被別的男人聽
到,隻好張開嘴。

  最後我出精了,她也浱幫拢b好吃下肚子去。

  後來她就起床了,到外面溂了十幾分鐘的口。

  從那以後,我開始讓她為我口交。

  婚後,她也為我口交過幾次。

  在她懷孕期間,醫生說不能多做愛。

  而我那時性能力很旺,隻好讓她為我口交。

  她也浻刑嗫咕埽瑮l件是之前我必須洗澡。

  她有時會把精液吃下去,有時會吐進抽水馬桶。

  偶爾她還會跟我開玩笑,嘟著嘴讓我吻她,要我也嘗一嘗我射在她嘴裡的精
液,但我一聞到那味道就受不了。那種膩糊糊的感覺過後想起來,應該很不好受
如此想來,為我食精的老婆真是偉大而可愛。

  現在,妻子來月經,無法跟我做愛,我隻好煩勞她為多多為我口交。

  每次我都特意洗了澡,她也特意嗽了口。

  看到她把我的陽物含在嘴裡不斷吮吸,還被噴了一嘴精。

  除了感動還是感動。

  一次,我笑問她,不知她的同事知不知道她這張嘴曾經吃過“鳥”。

  她羞不可當,又說口交實在是太累了,因為,小嘴要一直保持“O”形張大
著……

  一天,我喝過兩瓶啤酒,妻子為我口交時,就說我龜頭上有酒味。

  不知是她的戲言還是真話?

  有人說我一個口技出色的妻子實在是人生的一大幸事啊,其實我妻子口技也
不能算出色,隻是她不反感經常為我做而已。

  因為本身負疚於她,也不敢求她做難度很大的動作。

  老婆為我口交時,通常我會讓她也脫光衣服,我用腳趾按摩她的陰部,輕揉
她的陰唇。

  這會讓她更心甘情願地為我口交。

  而且她會不由自主地扭動屁股,非常刺激,對雙方都是一種享受。

  這也是我的真實心得,無私地奉獻給大家。

  好多朋友知道後,都羨慕我有福氣討個好老婆,覺得她肯做這事就已經讓人
很佩服了,真是家有賢妻啊!

  還有人說我老婆真TM偉大呀,也想要一個這樣的老婆,說有此LP夫復何
求。我也不知大家講的是不是真心話。


(二)

剛結婚那陣子,我和妻子都住在她的集體宿捨裡。

  一間十五平方米的小房子,住著三對小夫妻。

  過了夜裡十一點,每張床上都熱羝饋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