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西湖上二美杀人灭口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这一日,微风和煦,杭州西湖之上,蓝天碧水相得益彰,其间一只小舟浮于湖面之上,随着夏日的微风随波逐流,一切的一切都像是在画中一样。

  此时舟中有一男两女正在幽会,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闷嚎不时的从舟内传出,听到了非叫人脸红心跳不可。

  这时一条玉腿好像是不愿再待在舟中,挑开珠帘从舟内伸了出来,轻轻的摇晃着,让人得以看到舟内的景象。不大的空间内放着一张长椅,长椅上一名男子被红绳牢牢的绑缚与其上,一名女子跨坐在男子脸上忘情的扭动着腰肢,一脸的欢愉,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一条玉腿已经春光乍泄,伸到了舟外。

  另一名女子跨坐在男子的腹部,用手挠着男人的痒痒,并不时的俯下身子轻吐香舌来撩拨男人的乳头。

  被缚的男人状态似乎十分的不好,被脸上的女子堵住呼吸的他此时已经被憋的满脸通红,疯狂的扭动着身子想要摆脱困境的他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两个女人的压制,被憋的实在受不了的男人按照事先约定的暗号竖起一根手指来提醒女人自己已经到极限了,希望能够好好喘几口气。

  可是他却惊恐的发现两个女人竟然更加用力的压制着他,本来跨坐在面部的女人这时双手抓住椅子,放松臀肌,一下子将男人的呼吸完全封死(之前由于该女子在不停的扭动,男人还能够吸到一两口气)。

  跨坐于腹部的女子则是美臀一摆,坐在了男子的胸口,并且抬起双腿压在坐于男子面部的女子双腿之上,二人合力将男子死死的压制住。诡计得逞的两名女子呵呵的浪笑起来,饶有兴致的看着胯下的男体胸部艰难的扩张。胯下的男人虽然不想坐以待毙,但此时此刻也是无可奈何,徒劳的挣扎晃的身下的椅子咯吱咯吱的响,但这一切都不影响两个美人对他呼吸的封锁,不一会儿男子便两腿一蹬,断气了。

  闷死了胯下男子后,两名女子站起身来轻笑着注视着她们的杰作,但见该男子的脸已经被憋成猪肝色,口中塞着的两条女子亵裤已经被口水和淫水完全打湿,淫水还涂了他一头一脸,并且将他的鼻孔也堵塞住了,充满了疑惑的双眼无神的盯着小舟的顶棚,似乎在问两名女子为什么要如此对待自己。不过这个答案他是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两女子将小舟上放着的几块石头绑在长椅上,然后将长椅一掀,噗通一声,自觉死的不明不白的男人便带着满心的疑问沉入湖底。休息了一会,两名女子便泛舟离开,归于平静的湖面上一切照旧,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

  舟上的两名女子其实正是潘金莲与庞春梅,被闷死的男子是临街的王员外,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位员外老爷知道了不甘寂寞的潘金莲偷情的事情,以要告诉西门庆来要挟金莲与自己行苟且之事,金莲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却意外的发现了员外喜欢被女子窒息的癖好,于是乎,就发生了刚刚的一幕。

  说来员外死的也值了,被活活的闷毙在两朵娇艳的牡丹花下,也算所得其所了,况且口中还塞有二美性感的亵裤,黄泉路上都不会空虚寂寞。其实这位王员外在第一次见到金莲的时候就被她的美色所吸引住了,但碍于身份一直没有和金莲碰过面(当时潘金莲还是武大郎的发妻,于情于理都不能和金莲乱来),后来等到武大神秘身亡,王员外准备和金莲交往的时候却发现西门庆这家伙已经领先一步,抱得美人归了。但是王员外并没有死心,仍然注视着金莲的一举一动,并且花高价秘密的收买西门府上的佣人打听金莲的情况。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给他抓到了金莲的小辫子。有把柄在手的他迫不及待的差人联系的金莲,并要挟金莲要按自己的要求去做,不然一切后果自负。无奈之下金莲只得背着西门帅哥委身于王员外。从两人的第一次交往开始,金莲就发现王员外奇怪的癖好。

  那天金莲按约偷偷来到王员外家与之鬼混,两人云雨完后王员外提出要舔金莲的下体,金莲娇嗲了一声有心不答应,但看到王员外玩味的笑脸还是决定满足这个死男人的要求。只见金莲轻移莲步跨立于王的头部两侧,屈膝蹲下将美臀慢慢压向王的口唇,在下体已经能清晰的感受到胯下男人的喘息时,金莲停了下来,并红着脸瞪了王员外一下,示意他可以开始了,王会意伸出双手搬开金莲的两片美臀,盯着金莲性感的风流缝和迷人的小菊花,金莲的下体干净而肥美,稍一碰触就会沁出大量的淫水来,更加难能可贵的是金莲还是个粉木耳,似乎不管怎么被男人玩弄都不会改变这朵娇艳花朵的颜色。

  王员外满意的点了头,又上移视线欣赏起金莲小菊花来。可爱的小菊花就长在白里透红的玉臀中间,一圈粉色的褶皱均匀的分布在四周,此时的它由于主人的兴奋还在一张一合的律动,更加的让人浮想联翩,欲罢不能。王员外深吸一口气,将鼻尖埋于金莲的小菊花中,然后伸出舌头放肆的舔弄起金莲的下身来。
  「哎呦!」没想到王员外动作如此猛烈的金莲娇呼了一声,有些恼怒的掐了王员外一下。随即就被下体的快感征服了,王的舌头灵活又有力,舔的金莲下体酥酥麻麻,淫水荡漾,渐渐的压抑不住心中快感的金莲朱唇轻启发出了让人喷血的呻吟。

  听到这美妙的声音,王员外更加卖力的舔弄,受不了如此强烈刺激的金莲直觉两腿一软,噗通一下就坐在了王的头部,一条风流封,一朵小菊花无巧不巧的正好将王员外的口鼻封死。被剥夺了呼吸的男人立刻呜呜的哼哼起来。金莲连忙抬起美臀向王致歉:「员外爷,你舔的奴家好舒服啊,一时没忍住压了你的头脸,爷可不要怪罪人家啊。」

  闻言王员外哈哈一笑,连说无妨,随即发现自己其实非常喜欢刚才被美人剥夺呼吸时所产生的快感,于是他要求金莲继续用刚才的方式窒息他,好让他继续体验那销魂的感受。金莲无奈只得照做,起初金莲还担心自己的动作会不会让王感到难受而对自己不利,因此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在王稍感憋闷的时候就会抬起玉臀让王呼吸,但后来发现王其实并不买账,反而是希望金莲尽力的压制他,让他窒息的快感尽可能的持续更长的时间。金莲暗骂一声贱货就不在考虑胯下男子的感受而是专心的用玉臀窒息着他。

  王又一次感到憋闷,但预料中的空气并没有到来,脸上的美人依然坐的稳稳当当,丝毫不给自己呼吸的机会,窒息的感觉更加强烈,同时窒息的快感也更加强烈,为了答谢身上美人给自己带来的销魂感受,王员外伸出舌头又一次卖力的舔弄起金莲的下身来。「啊,啊~ 」金莲娇喘连连,用自己的下体在王的面部摩擦起来,但却依然巧妙的封死着王的呼吸。

  「呜~ 呜~ 」王员外憋闷难当,又过了一会,憋的受不了想要呼吸的王员外发现金莲还是一点起来的意思也没有,慌了神的他想要推开上面的美人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的双手已经被金莲按压在身体两侧,并且被一双玉腿死死夹住,王员外想要挣扎而不得脱,两腿直蹬,痛苦的呜咽起来。

  而我们的金莲此时已经陶醉在自己的欲望之中,丝毫的不考虑胯下男人的感受,只是一味的用下身摩擦着男人的脸「爷,你在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啊!来了!来了……」终于金莲一声浪叫泄了身子,大量的淫水汹涌的灌入王员外的口鼻之中,呛得王直咳嗽,本就窒息难当的王哪里还受得了,两眼一翻就不动了。
  金莲感到浑身酸软,瘫倒在王员外身上呼呼娇喘。回过神来的她突然发现胯下的男子居然不动了,吓的她回头向王的脸部看去,只见王一脸淫水满面通红,却是晕了过去。

  发现员外爷无碍的金莲也就放下心来回忆起刚才的事情来,金莲惊讶的发现自己原来也很喜欢刚才的做法,将一个男人的呼吸牢牢的掌握在自己手中,用自己的美臀掌控着男人的生死,一想到这里金莲就觉得自己无比的强大,想着想着,金莲居然又一次高潮了。「啊,真舒服!」金莲媚笑道。

  金莲在闷晕了王员外后便手托香腮躺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王员外苏醒,心中默默的盘算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做。不一会儿,员外爷身体一抽,醒了过来。
  本来还担心会遭到责怪的金莲却发现男人向自己投来的目光没有半分的恼怒之意,反而还有着一丝赞赏和默默的期待。金莲看着好笑,伸出玉指在男人的胸口画着圈圈,娇声笑道:「爷啊,刚才你怎么晕过去了呀,奴家吓了一跳呢,真担心刚才把爷给闷死了呢!」

  「哈哈哈哈哈,无妨无妨,老爷我身体结实的很,美人你是闷不死我的。」王员外好了疮疤忘了疼,回想着刚才的销魂感觉,光记得舒爽的事情,却忽略了个中的危险,殊不知刚才金莲若是继续端坐于其面部之上,不消片刻就真能送他归西。

  「哟,是嘛爷,那奴家哪次便真要试试能不能闷死了爷!」金莲媚眼如丝,盯着王员外的脸腻声说道。「好啊,好啊,爷随时恭候啊。慢说你闷不死爷,就算真的把爷闷死了,爷也是心甘情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哈哈。」说着话男人就对金莲伸出手去,但是金莲却轻巧的一滚,立于床下。

  嗲怒道:「爷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人家都累了呢,下次再和爷共赴云雨吧,奴家今日就先行告退了。」说着话金莲已经手脚麻利的穿回衣裙,对着王员外飘飘万福,然后纤腰一扭,走了出去。「啊,小娘子,期待着与你的第二次相会哈哈。」员外爷的声音从屋内传来,金莲听在耳中,回头一笑然后就回府上去了。

  打那之后,金莲又多次和王员外翻云覆雨,并且每次都将王员外压在胯下蹂躏致昏迷。但二人好像都对此游戏乐此不疲,尽情的享受着。没多久,细心的潘金莲发现王员外已经完全的陶醉在自己的石榴裙之下,达到了对自己言听计从的程度,金莲知道自己可以开展下一步的计划了。

  这一日,金莲差春梅来到王府,告诉王员外明日正午要和他在西湖一会,为了尽情的享乐,让员外爷对此事不要声张,并且告诉他春梅会和自己一道服侍他。王员外听罢心中大爽,激动的整晚都没睡好觉,浑然不觉自己已经落入罗网,要被二美坏了自己的性命。

  第二日王员外准时赴约,金莲在西湖边摆下酒菜,和春梅一同服侍王员外吃喝,志得意满的王左一杯右一杯,不一会儿便喝得伶仃大醉,脑袋一歪,人事不省。「爷,醒醒啊,我们继续喝啊!」金莲呼唤道,并且伸出玉足踢了踢醉倒的男人。

  见男人毫无动静,金莲一乐,对春梅一使颜色,春梅会意将事先准备的小舟划到湖边,和金莲一起将王员外搬到小舟上,然后将吃剩下的酒菜连同杯盘统统丢进湖里,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疏漏后,二女便划着小舟缓缓向湖心驶去,小舟划到一处僻静的地点后,金莲和春梅将王员外搬到舟内的长椅上,拿出事先备好的红绳将员外爷紧紧的绑缚于长椅之上。

  忙完这一切,金莲命春梅取来醒酒汤给员外灌了下去,不多时员外爷悠悠醒转,发觉自己置身于一只带蓬小舟之内,身体被牢牢的绑在一张长椅之上动弹不得,刚要大叫的员外却看到金莲对自己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美人儿,这里是哪里啊?还有你绑着我作甚?」

  员外疑惑的问道。「爷啊,这里是西湖上啊。我绑着你就是为了和你好好玩呀,并且奴家还会和春梅一起闷捂你,爷,你开心吗?」

  金莲娇笑道。「开心,相当的开心啊,来吧,爷都等不及了。」蒙在鼓里的男人急切的说道。「哎呀,爷的性子就是急,来了来了。」只见金莲撩起衣裙褪下亵裤,娇笑着将之塞入男人口中,「爷啊,我们还像以前一样,在你受不了的时候就竖起一根指头来,明白吗?」

  金莲说完,被缚的男人点了点头,示意金莲可以开始了。见状金莲分开双腿,跨坐于男人的脸上轻轻的摇曳起来。今日就能除掉自己心头大患的金莲心情极佳,连下体的感觉似乎都变的更加敏感起来,不一会就淫水泛滥,娇喘连连。这时春梅站在一侧手拿一根柳条轻轻的抽打着员外爷,每打一下男人都会兴奋的攥紧拳头,金莲和春梅相视一笑,整个小舟内春色无边。

  不多时,男人被窒息的受不了了,竖起一根手指来,金莲抬起玉臀让男人吸进几口气,然后继续沉下腰身在其面部摇曳,如此几次后金莲一声浪叫泄了身子,趴在男人身上呼呼娇喘。

  「呜呜呜呜~ 」意犹未尽的男人男人催促着金莲继续闷捂他,金莲却摇头轻笑,站起身来从春梅手中接过柳条和春梅互换了角色。

  春梅虽然不及金莲美貌,但也是一等一等大美人,一身床上功夫源于金莲,也是个中高手。但见春梅有样学样,也褪下亵裤来塞进王员外口中,然后坐在员外的面部磨起豆腐来。接连得到两位美人儿灌溉的男人兴奋无比,身子扭动几下,居然泄了。

  不多时,春梅也泄了身子,再次和金莲交换了角色。如此这般的反复多次。一男两女都数次达到了高潮,两位美人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得到了满足。感到时机成熟的金莲抛给春梅一个询问的眼神,春梅点头返还给金莲一个肯定的答复。不明所以的员外爷看着舟中上演的哑剧摸不到头脑「呜呜」的哼哼起来。
  「爷啊,你不是说奴家闷不死你吗?奴家今天倒是想试试,现在奴家就要来闷死你了,爷,你期待吗?」不明所以的男人以为金莲只是像原来一样和自己开玩笑,连忙点头。「哈哈哈哈,爷,奴家这次可是真的要闷死你哟,呵呵。」
  金莲莲步轻移来到员外头顶背对着男人站好,缓缓降下美臀向其面部压去,在近在咫尺的位置却又停了下来,左右晃动着玉臀挑逗着胯下的男人。嘿嘿坏笑道:「爷啊,奴家现在偏偏又不想闷死你了,除非你求奴家,搞不好奴家一心软就答应了。」「呜呜呜呜」男人着急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

  哎呀,忘记了爷的嘴还给堵着呢,奴家该死,爷恕罪啊。「说着话金莲取出了王员外口中的亵裤。」小娘子,求求小娘子闷死我吧,只要小娘子愿意闷死我,我愿意为小娘子付出一切。

  「嘴巴刚获自由的男人就迫不及待的说道。」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我有依了你吧。「言毕金莲将手中的亵裤复又塞入男人口中,降下玉臀端坐于男人面部,然后美臀一拧吞了男人的头脸,封死了男人的呼吸。金莲对春梅一挤眼睛,春梅会意坐于男人腹部帮金莲压制住胯下的男人。

  看着胯下男人艰难的扩张着的胸口和不断扭动着的身体,金莲呵呵一笑,「笨蛋啊,死到临头还全然不知,这样的笨蛋就应该死掉,能死在自己的玉臀下都是抬举他了」金莲自顾自的想着,玉臀轻摇起来,开始了自己和员外爷的最后一次窒息游戏……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