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天堂鸟】第四章狐姑回忆录

  遥远的某个都市,楼影簇簇,车来人往,尽显朝气蓬勃,欣欣向荣。

  一栋气势恢宏,充满正能量的大楼伫立,三楼一间办公室里,沙发上坐着中年男人,满脸都是忧郁和担忧之色。

  整个房间里,云雾缭绕,茶几上的烟灰缸尽是烟头。

  啪…啪…

  打火机的火光闪烁,又一根香烟被点着,中年人拨打电话的声音响起。
  嘟……

  话筒传出…一个底气不足的声音。

  「局长…」

  「进展如何?」中年人开口说道,他声音有些沙哑颓丧,带着上位者的姿态,语气又同时充满怒火。

  「局长…请放心,我们还在搜查,相信很快就有进展。」

  「放屁,从我的女儿失踪到如今,已经过去三十八小时二十五分钟,你看看,你们都查到什么。」中年人咆哮起来。

  「作为人民的公仆,身为警察,到现在什么都没查到,还能做什么。」中年人把右手的烟蒂狠狠地插进烟灰缸,激起火星乱溅。

  「我命令,从现在起,东坡镇进行撒网式搜索还有挨家挨户调查,我陈仁亭就不信我的女儿能消失的一点线索也没有。」

  砰!

  中年人把电话挂断,忧虑重重,喃喃自语,「媛媛,你在哪?」

  中年人,他是陈媛媛的父亲,陈仁亭。

        ******************

  『梦』是一个充满玄幻色彩的虚幻世界。

  人人都会做梦,噩梦、美梦、春梦、、、

  梦是虚幻的,天马行空,肆意横行,为所欲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无所顾忌。

  在梦里,你就是主角。

  躺在天堂床上的陈媛媛,长长的眼睫毛煞是好看,嘴角微微翘起,俨然不知她此刻的命运将发生颠覆式的改变。

  她依然昏迷着,确切说…睡着。

  此刻,她依然在编织属于自己的那片天地,她做梦了。

  梦里,陈媛媛终于追上那骑车贼,然后与汽车贼大战起来。

  骑车贼不敌被擒,陈媛媛小脸满是兴奋,双眸全是小星星,幻想着如果自己的父亲知道后会是什么表情。

  不料,开车载她来的司机,竟然是骑车贼的同党,陈媛媛又跟二人大战起来。
  以一敌二,陈媛媛渐渐不敌,她惊慌起来,身上的警服也随着打斗而撕裂。
  「什么破警服,网上卖的都是破烂货,真唬人。」她嘟囔着。

  不错,警服是陈媛媛在网上买的,而她也是一个假警察。

  但是她这个假警察却跟真的没有什么区别,谁让她的老子是李刚一样的强权呢。

  不过假的就是假的,没有经过特殊培训的她如今终于受到惩罚了。

  情势逆转,两个大男人很快把她擒住了,二人分别扭住她的一只胳膊,使她动弹不得。

  陈媛媛感觉这个场景很熟悉,自己好像是一个被擒的罪犯。

  撕…

  骑车贼把她身上伪劣的警服撕扯成,一片片、一条条,胸部若隐若现。
  陈媛媛想反抗,可双臂一经挣扎,就愈加疼痛,她只能眼睁睁目视着一只咸猪手落在她的胸部上。

  咸猪手肆意抚摸,不觉间,她的裤子也被脱了下来,露出可爱的卡通小内裤,内裤上一只卡奇米老鼠突然活了。

  陈媛媛大声喊,「小老鼠给我咬,咬死他。」

  骑车贼淫淫笑着,他脱下自己的裤子,露出短裤,而短裤上释然是一只色彩斑斓的蛇,那蛇也突然活了过来,把正扑过来的小老鼠一口吞进腹中,惊的陈媛媛小脸发白。

  那蛇吐着芯子,呈『s』型向陈媛媛爬来,而陈媛媛这才发现,老鼠没了后,自己的下身竟然赤裸的,看着那条蛇,陈媛媛大声呼喊。

  「不要过来,不过过来。」

  蛇能听懂人类的语言吗?也许不能吧,也许能,因为这是在梦里。

  色彩斑斓的颜色,发出…嘶嘶声,蛇类那独特的声音逐渐由模糊变得清晰,那蛇竟然来到她的身前。

  它盘起来,蛇头吐着芯子立了起来,陈媛媛惊恐万状。

  心中随之生出一个荒唐想法,这条蛇,它好像要钻进我的那里……小穴去,她哭着喊,「不要,不要,,,别进去。」

  蛇靠近她的小穴,用它那三角的头部摩擦着她的外阴,突然……陈媛媛感到一股冰凉感,一个细细的东西钻到她的小穴里去了。

  「蛇,蛇,蛇进到我……身体里去了,不要……」

  陈媛媛恐慌着,她能感觉身体里那条蛇缓缓爬动的状态,她大喝一声;
  「不要啊。」陈媛媛睁开眼睛,睫毛上还带着泪珠串串,强烈的灯光霎时间袭来,有模糊的光亮感让她瞬间清醒起来。

  「吓死我啦,原来是梦,呼呼。」醒后的她由于灯光的缘故,她一时间还没有看清周围的状况,既然是梦,那就不怕了,她的心不由的平息下来。

  「不对,」她嘟囔,细细地眉毛皱起,下面怎么还有东西往里钻呢,迷糊状态的她依然感觉一股凉凉的东西在体内滑行。

  睫毛眨眨,瞳孔乌黑,犹如一滩溪水,起初带着些许迷糊,然后…

  圆圆的眼珠有了灵气,滴溜溜的灵活转动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

  「啊?」一声高昂的尖叫声回荡…

  她的眼眸充满恐慌与迷茫,身体被固定在床上,动弹不得。

  一丝不挂,随着她的无意义的挣扎,胸前的肉球如波涛汹涌起伏。

  怎么会这样?

  这是哪里?

  他们是谁?

  这是要做什么?

  陈媛媛一时间好像有十万个为什么。

  「该死,放开我,你们知道我爸爸是谁吗?」陈媛媛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的父亲,这是人之常情。

  雪白的肌肤白的娇嫩,胸前丰乳因为喘气急促,轻微摇曳。

  面容甜美,即便她现在正处于气愤的状态,仍然让人有种想向前掐掐她小脸的冲动。

  「拿下来,这是什么鬼东西?」

  双腿之间,一根细细的管子插在她的…小穴里。

  梦境与现实吻合。

  狐姑没有理会陈媛媛的喊叫,她还想往陈媛媛的膣道里插进2cm,这样才能达到内阴检测仪的检测标准。

  可惜,细管虽然被陈媛媛的小穴吞进,却难以继续进入分毫。

  而陈媛媛好像赌气似的,把力气用在下身,圆臀因为束缚的原因虽然不能大幅度摆动,小幅度却是可以的。

  只见,陈媛媛的身躯轻微颤抖,小穴下方菊花不停的伸张,如菊花绽放、时紧时松。

  「呜呜,放开我…」陈媛媛终于慌了,落下泪来,梨花带雨。

  她的声音糯糯的,带着糖果的味道,咋一听上去,不像求饶,竟像撒娇。
  是的,就像撒娇。

  狐姑眉头蹙起,对《龙珠穴》理论上她熟识,实际操作却是第一次。

  难道,《龙珠穴》真的有那么神奇?狐姑不由得看向狮面。

  狮面微微上前,好看而修长的手落在陈媛媛的双臀之间,他的动作无比潇洒又无比自然,好像清风佛落叶。

  陈媛媛娇躯一震,那只手带给她温热直透身心,莫名的感觉骚动她的心间。
  「把手拿开,呜,不要摸…」她双眸瞪着那只手的主人吆喝道。

  瘦瘦弱弱,斯斯文文,戴着墨镜,相貌平凡,这是陈媛媛见到狮面第一印象。
  手依然在她臀间游动,陈媛媛面容布满一层红晕,鼻翼轻微皱起,小嘴下意识的撅起。

  「呜,啊唔哦喔!」

  陈媛媛眼睁睁看着,指尖点在她的…肛门正中点,娇躯莫名颤酥,直达心尖,让她口不遮掩发出声来。

  「别别…别…摸」陈媛媛开始求饶,肛门那个地方是她的隐私地带,在她眼里,除了日常生活必须,她也很少碰触的。

  可是,现在一个陌生的男人竟然在…摸她的肛门。

  陈媛媛觉得脸庞发烫…

               一半羞涩

               一半亢奋

  她难以自已,为自己内心的想法感到蹊跷和羞愧。

  「喔~ 」

  她口中情不自禁发出娇啼,让听者想入菲菲,好像发情的猫正在召唤配偶,又像女人做爱爽到极点发出的浪叫。

  狮面的手指在她的肛门点画着转圈,似乎点燃陈媛媛内心莫名的…春意。
  没有人留意,插在她的小穴的细管又前进了几分。

  狐姑眼眸一亮,如此细微的痕迹被她捕捉到,她豁然开朗,她眼中充满佩服的望着狮面。

  「啊…唔……喔喔喔…」

  只见狮面右手一根手指突然消失,而陈媛媛整个娇躯静止不动,小嘴呈『O』型,眼眸睁得大大的。

  那模样…简直是赤裸裸的诱惑。

  「啊…」醒悟过来的陈媛媛尖叫出声,狮面的手指竟然插进她的…肛门里,这让她难以接受,更难以置信。

  怎么可以?

  「混蛋,放开我,把手拿…啊…唔…哦…喔…」

  手指在她的肛门里肆意横行,陈媛媛能清晰的感受到,手指的指甲轻轻的在刮自己肠壁的微痛。

  可她的话语还没说完,插在肛门里的手指带给她如全身触电的感觉,直击身心,酸、麻、痛、痒,汇聚一团,到最后竟然是蟾酥。

  这种感觉根本无法描述,无法形容,就好像憋了半天尿突然撒出来那种酥爽。
  不过,陈媛媛感到比撒尿还要爽几分。

  这让她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被娇柔的呻吟声替代。

  同时,一边的狐姑伸出手掌,陈媛媛的小穴一滴液体形成的水珠恰好落在她的掌心。

  水珠晶莹剔透,发出丝丝缕缕淡然馨香,诉说着这是一个纯净少女。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纯净少女却被一根手指把内心的淫欲给点燃,这不得不说很讽刺。

  狐姑身为过来人,她懂得很多,更从中明悟很多,目视着陈媛媛脸庞上的表情,狐姑知道,这是发情的预兆。

  这更让狐姑明悟到,人无完人,即使十全十美的人也有短肋。

  狐姑想的很多很多,陈媛媛身具『龙珠穴』这种绝珍小穴,用凤毛麟角形容也不为过。

  狐姑之所对龙珠穴有所了解,这也是曾经她听及『象首』谈及过。

  『象首』…

  一想起象首,狐姑身躯轻微的抖动,她目视着陈媛媛,当初的自己何尝不是如此呢。

  一个人,就是一个人生,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唯有自知自明。

  想到这里,狐姑脸上微不可察出现一丝复杂的情绪,有不甘、有羞耻、有恨也有怨,不过转瞬即逝,微不可察。

  不错,狐姑见过象首,可以说,在这里除了狮面,所有的人,都没有见过象首。

  就算唯一见过象首的狮面也没有狐姑了解象首,这正应了一句话,最了解男人的,就是女人。

  而狐姑恰好是象首的…淫宠。

  淫宠,是的,她只是象首的一只宠物,她的整个人都是属于象首的。

  而她的一切,包括她对人体的了解也是象首教的言传身教。

  想到这里,狐姑下意识的手轻佛小腹,微风似乎吹动她裙纱,露出奇幻一幕。
  狐姑一定有,前文已经说过,大姐狐浪下身插着中流砥柱,二姐狐露是大流抵柱,而狐姑呢…

  她的小穴插着一根小流抵柱,不同的是,她的小穴两侧大阴唇上带着两个不锈钢的圆环。

  圆环穿刺在狐姑的大阴唇上,而圆环被一把小巧精致的铜锁连在一起。
  小流抵柱总长度13cm,直径4cm,与中流砥柱等类同。

  唯一不同的是,小流抵柱整体陷入女人的小穴膣道中。

  其外,圆环连着铜锁,没有钥匙,就如同铁将军把门,而狐姑的大阴唇如同一扇已经上了锁的门,小流抵柱根本无法脱离。

  狐姑眼神有些黯淡,微不可察。

  她…

  想起圆环刺透阴唇的痛,还有耻辱。

  想起铜锁锁死的那一刹那,仿佛心灵也一同被上了枷锁。

  想起…以前的一切…的…一切。

  这…,都是象首做的,可是…这些还不是重点,因为…

  看着狮面的手在陈媛媛肛门里抽插,狐姑不经意点在自己的那个位置。
  那里…狐姑的肛门里插着一根奇特之物…,这是天堂科技研发的产物,曰;《蝰蛇菊花锁》。

  狐姑每每想起《蝰蛇菊花锁》,内心乃至整个身心都不由颤悚,她从没有想到世界竟然能研发出如此另类的器具。

  蝰蛇菊花锁,顾名思义;

  蝰蛇乃一种奇淫之物,传说蝰蛇形体如虫如蛇,如虫的时候,形体娇小,如蛇的时候,它的身形会自动的变长…

  蝰蛇又叫龟蛇,其头如龟头,无脑,喜钻洞,属于洞穴类动物。

  蝰蛇的习性很奇特,如虫如蛇的身形完全取决于环境因素。

  它能随着周围的狭窄而身形变成如虫子一般的体型,也能随着周围的宽阔,身形变得如蛇一般,即使死亡,它的习性还依然保留着。

  菊花是肛门的别称,而菊花锁就是插入肛门之后,经过主事人的调试,会与肛门外括约肌贴合在一起,设有密码锁。

  所以,正因如此,天堂组织研发出蝰蛇菊花锁,不仅仅锁上肛门那么简单,蝰蛇会在肠壁里蠕动。

  而蝰蛇蠕动的变化,完全取决于肛门肠壁的宽阔与狭窄。

  蝰蛇喜钻洞,而恰好人体的肠胃就像弯弯曲曲的洞穴,当初狐姑被迫带上蝰蛇菊花锁后,她整个人花容失色,捂着小腹在地上打滚,直至身体痉挛。

  蝰蛇在她的体内,这就好像肠壁中如一条活物,它顺着狐姑的肠胃如蛇一般蜿蜒而入。

  菊花锁能与肛门外括约肌完全贴合,无法脱离,而蝰蛇会顺着肛门『直肠』一直突进。

  『直肠』过后就是『降结肠』,『降结肠』过后是『横结肠』,『横结肠』后是升结肠,最后就是终点『盲肠』。

  蝰蛇如虫如蛇,可长可短,能粗能细,可想它在人体肠胃中,如鱼得水。
  蝰蛇在她的肠胃蜿蜒,一直抵到她的『升结肠』,等于绕着她的小腹大半圈,如何不让她花容失色。

  直到后来,狐姑才明白,当初体内肠胃空虚,缺少排泄物,加上她剧烈的动作,才促使蝰蛇有洞可钻。

  所以从那以后到如今,狐姑表现一副淑女形象,不管走路还是工作,她的动作轻柔,一切都因为她带了蝰蛇菊花锁。

  如今,狐姑完全适应了,小穴里的小流抵柱,肛门里蝰蛇菊花锁,好像与自己合为一体。

  这一切都是象首做的,作为淫宠,狐姑是只属于象首的,所以前后两把锁只有象首才能打开。

  往事不堪回首,狐姑眼神充满迷离,当生活轨迹被改变,就如同一句话所说;生活就是强奸。

  谁能想到小穴被锁住,等于禁欲的生活,对一个少女来说是何等折磨。
  谁能想到,肛门被锁住,就连通常的方便也需要特殊的方式来解决是何等的难堪。

  最恨女儿身,也许是狐姑的内心写照。

  岁月催人老,此话一点不假,时光荏苒,每个人都会变,变老、变懒、变好、变坏…

  也会变化成…忽然有一日连自己都感觉好陌生,好像不认识自己一般。
  狐姑暗暗叹口气,目光扫在陈媛媛绝美的娇躯,心道,不愧是拥有龙珠穴的女人,竟然让她思绪混乱起来。

  狐姑旁若无人的把手伸到自己的纱裙之下,抚摸着锁在小穴的铜锁。

  一股粘稠的液体瞬间把她的手指打湿,显示出她内心的淫欲并不是如她外表那般平静。

  狐姑急忙抽出手,俏脸布满风情,眉目流转涟漪,她很怕下一刻会控制不住,发生啸喷。

  无关其他,其实狐姑心里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想那么多,因为她的身体跟陈媛媛颇有类似之处。

  狐姑的小穴也很奇特,如果说陈媛媛的『龙珠穴』属第一,那么她的当属第二。

  狐姑的小穴是…《飞龙穴》。

  《飞龙穴》;位于两股中央,左右横跨在根部,仿佛鸟儿的双翼且形状像飞龙,故称之为『飞龙穴』。

  『飞龙穴』也及其稀少,这种穴玉门狭小,膣道紧缩、狭窄,外表光滑水嫩。
  当男性的阳根插入时,膣道四周肉壁会突然蹙起皱褶,而且频频震动,如飞龙振翼而非似的,如此震动,对男性的阳根刺激特别大,没有强壮的性能力的男性,都禁不起这种刺激,不消片刻便泄精了。

  拥有龙珠穴的女人,有三宝三弊,最关键一点是,龙珠穴的女人贞洁守一,作为她的伴侣根本不用担心出轨的问题。

  而拥有飞龙穴的女人却恰恰相反,她外表看似贤惠如一,内心却是不然。
  飞龙振翼,淫欲高飞。

  因为男性受不了这种刺激,她根本得不到满足,简单说,就是她的性需求旺盛,求性欲强。

  这也是象首为什么给狐姑身上加两副枷锁的原因之一。

           【天堂鸟】第五章编号007

  啊…不要啦…

       陈媛媛一声发嗲式的大喊使得狐姑回忆被打断

  粉雕玉琢的小脸,泪珠一串一串,琼鼻微微皱起,鼻翼耸动着,嘟起的小嘴,撩人心怀,怎么看也不像被人非礼的模样,更像是在…『勾引』。

  赤裸的娇躯,两只巨大的胸器不停地摆动,好像上天赐予她最珍贵的礼物,虽然硕大,却丝毫没有一丝不协调感,乳尖一抹红润,颇有姹紫千般一点红的意境。

  陈媛媛挣扎着,一声声靡靡之音从她口中传出…

  狮面微微摆动深入她菊花的手指。陈媛媛脸庞上不时闪现各种表情,她咬着细碎的贝齿,不想吐出声来,可又让她情难自禁,吐出声来。

  「哦……」

  「唔…唔唔…」

  「嗯…嗯…喔…喔喔:- O」

  狮面不问不顾,不温不火,他好像一台机器重复着,手指在陈媛媛的菊花里,不停的挑逗,或深或浅。

  此时,他的手指被莫名的液体弄得湿迹斑斓,她的菊花很紧,死死咬着狮面的手指,好像婴儿含着母亲的乳头,恋恋不舍,隐隐感到一股吸附力无时无刻不在拉扯他的手指。

  永恒间,所有的人都仿佛屏住呼吸,默默的注视着…

  狮面好似聆听着什么…,黑色的墨镜下,一双眼睛盯着陈媛媛的小脸。
  是个雏儿!

  狮面在心里想着,他喜欢这样的少女,也庆幸,因为拥有龙珠穴的女人,一旦心有所属,是根本不可能调教成性奴的。

  大框的墨镜遮住狮面的脸庞,也遮住了他的大部分表情。

  如果有人能看清,会看到狮面不为人知的一面,他充满激动与焦虑不安。
  手指插在菊花里,微微的颤抖着,表明狮面也在试探,内心充满忐忑感。
  《龙珠穴》…让狮面陷入回忆中。

          ***************

  三年前,永泰岛。

  当庞大的资金流和先进的科技、工业、、、融合,永泰岛地下建造出一所地下城。

  同年,地下城命名为《天堂》

  同年,一个组织崛起,名为;《天堂鸟》。

  同年,天堂组织职位规划;象首、狮面、虎王、豹卫、狐媚、狼牙、马脸、牛头、狗腿等九个阶别。

  同年,象首开始实施《天堂计划》,称之为,『美少女养成』,后命名为;《奴隶调教计划》

  同年,『奴隶调教计划』启动。

  当第一批奴隶被秘密运送到永泰岛地下,天堂组织开始运行。

  三年中,天堂逐渐膨胀,奴隶调教计划正常运行,奴隶人数从1扩展到26名奴隶。

  而今,从编号27的郭丽丽等,又增添了七名。

  一幕幕…

  一个个如花少女…

  狮面历历在目,回首往事,仿若就在昨天。

  而《龙珠穴》,狮面这是第二次遇到拥有龙珠穴的女人。

  想到这里…

  狮面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的女子。这个女子看起来不到三十岁的样子,蛾眉皓齿,曲线丰满玲珑,有一股成熟妩媚的风情。

  当初,这个女子也是经过一系列的检测,最终结果,发现已经不是处子之身。
  开始狮面颇感失望,没想到经过调查发现该女子年龄将过40,难得身体保养的如此之好。

  狮面进一步检查,才发现女子身具《龙珠穴》,而她之所以保养如此好,就是因为如此。

  编号《7》。

  狮面记得很清楚,因为当银色的项圈固定在女子雪白的脖颈上之后,她疯狂撕拽的绝望表情。

  狮面无声的叹息。

  从奴隶调教计划开始运行,狮面从来不相信会有贞洁烈妇之说,他从来对女人就有一份鄙视感。

  因为狮面的信心,他相信他可以改变一切,把女人变得如狗一样驯服摇尾。
  而编号7的出现,彻底改变他内心的想法,挫败狮面的信心。

  狮面墨镜后,眼光不由的一撇站在身侧的狐姑。

  同样,编号7身上也带着狐姑类似的两套枷锁,而她还是不依不饶,永不妥协。

  如果不是用特殊的道具束缚住该女子,相信她现在早已经自杀了。

  想到这里,狮面眼神变得冷酷无情起来,来到天堂,想求死都不能。

  不过,拥有龙珠穴的女人确实不凡,三年来,编号7这名女子丝毫不见焦悴,皮肤依然保持的那么嫩滑。

  相对而言,龙珠穴的三宝三弊在她的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

  因为她始终坚持本心,被冠之,贞洁烈妇,也不为过。

  当陈媛媛出现了…

  当第二个拥有龙珠穴的女人出现了…

  这如何不能让狮面激动,而恰恰他好像发现陈媛媛的一个短肋。

  那就是…她的肛门很敏感。

  于是…,狮面想到这也许是一个突破点,而这也正是他迫切想弄明白的。
          ***************

  狮面压抑着,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他眼睛在墨镜后面,熠熠发光,透漏出熊熊野兽的目光。

  他要成为改变这个少女命运的神,让她进入天堂。

  或者对她来说就是…进入地狱。

  狮面的一念之间,决定了陈媛媛的命运。

  「哦……」

  「唔…唔唔…」

  「嗯嗯…嗯…」

  「喔…喔喔…」

  陈媛媛的声音如蚊子哼哼,看到面前少女那不胜凉风般娇羞的美态,即便是见惯美色的狮面也不由得砰砰砰心跳不已。

  如盛开的花儿刚刚展开花蕾…

  ?美不胜收!?

  纯白的犹如春水中荡漾的小白花。?

  突然…

  「进了…进去了…」

  狐浪的声音打破这份安逸,只见内阴检测仪一端的细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进入陈媛媛的小穴膣道中。

  不是人为,这…竟然是自动的吸附。

  所有人目瞪口呆,感觉犹在梦里。

  陈媛媛的小穴好像一扇门开启,如蚌壳一般的大阴唇娇艳欲滴,缓缓开启,正中间蚌珠隐约显现…

  美轮美奂!

  陈媛媛脸庞一片潮红,眼眸如秋水,银波荡漾,带着一丝恐慌,下身小穴突如进来的细管,让她浑身颤动,胸前那对滚圆充胀感顿生,乳尖也有麻硬感。
  同样,狮面感同身受!

  插入菊花的手指好像被套上一个金箍,菊花的纹路绷的清晰可然。

  霎时间,狮面仿佛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而生,他手持内阴检测仪,开始按捏。
  嗤…嗤…

  一股气随着按捏,开始输送到她的小穴里,而陈媛媛的小穴逐渐饱满起来,隆隆的鼓起一个耻丘。

  「不…不…哦…不要…拿开那……东西…唔…」

  小穴鼓胀感,陈媛媛身心体会,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无法言明。

  只是,体内好像有一个东西在默默的增大,有空虚感,也有鼓胀带着本能反应,她异常的排斥。

  嘟…

  天堂床的液晶显示器自行开启,狮面停止按捏,盯着屏幕看去。

  画面很清晰,起始有些抖动,所有人皆被吸引、

  这是何等美观的景色啊?

  美哉美仑!

  精致细腻,栩栩如生!

  所有人如痴如醉,就算身为女儿身的狐姑不由小穴淫水泛滥,春心荡漾。
  更遑论男人了。

  屏幕上,她的小穴膣道,一层薄如蝉翼的膜清晰可见,它阻挡前方的路,而前方终点隐现『花蕾』,一片朦胧,仿若一层迷雾笼罩。

  那是…龙珠,又叫子宫。

  它如昙花一现,随即消失,不知所踪。

  永恒间,天堂床,少女,众人形成奇怪的一幕。

  陈媛媛完全忘却所有,手指在她的菊花里,从先前的不适到如今的麻酥。
  从先前的羞耻抗拒到现在的无力呻吟,她思绪混乱,甚至有一丝快感。
  狮面的挑逗,无时无刻的刺激她的神经,直到屏幕显现出那绚丽的一面。
  惊愕、质疑、不甘、至最后演变成羞涩与好奇。

  这是…我的小穴里…的…样子…吗?

  被那么多的人看到…,太丢人了…?

  可是她的思维很奇怪,对,少了愤怒,现在她浑身分泌出一层薄汗,眉角隐约春意盎然,双眸一片迷糊的样子。

  「啊,呃呃,咳咳…」

  当狮面把沾满液体的手指抽出来一霎,陈媛媛眼眸恢复清明,她下意识的舔了下嘴唇,好像意犹未尽。

  液晶显示屏画面关闭,陈媛媛感到小穴膣道鼓胀感缓缓消失。

  狮面手持内阴检测仪,使劲往外一拽…

  砰…

  陈媛媛感到小穴一股拉扯之力,滑溜溜的细管从小穴里扯了出来,这种感觉好奇妙,好像属于属于自己的东西被拿走?

  恋恋不舍?

  狮面拿出纸巾擦试手上的液体,开口道,「实行魔鬼养成方案。」

  银色的项圈固定在陈媛媛的脖颈之上,这就好像一个烙印,编号33。
  至此,天堂奴隶调教计划,六大方案浮出水面,(魔鬼养成方案)(萝莉养成方案)(处女养成方案)(幼犬养成方案)(熟女养成方案)(人妇养成方案)。
  而,七个女主也浮出水面。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