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6976字

                (1)

  我今年是一个中七学生,就读于旺角的一间男女校。

  我学校不是什么名校,然而,我校的女学生很美,尤其是当她们穿着水手服时,总是让我若隐若现的见到她们的胴体,令我不时想入非非。

  我校校花是中六的一个叫Ella的学妹,我也认识她。她有一把秀丽的长发,身材丰满,腰细细而胸围最小也有34吋,摇来摇去,平时行过也会令我欲火高涨。我己经想干她很久了,可惜一直苦无机会……

  今天放学校,我见到Ella在班房里温习。反正我也不急着回家,就进去和她聊聊天。

  「Ella,是你??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家?」

  「回去也无聊,不如留在这温书啰」Ella一面看书说着。

  我坐在Ella的前面,把椅子返转,面向Ella,一面无意识地和Ella聊天……

  视线不自觉地飘进室内,没几样摆饰可以看,空荡荡的只有几张桌子……慢慢地眼睛飘到背对着我的Ella身上。

  Ella穿着白色不及膝的校裙,她最喜欢擅自改短的,但她又喜欢把脚乔起,她班中的男同学经常偷窥她的春光,我将椅子挪近Ella,静静地欣赏Ella的内裤。

  白色的校裙隐约浮出内衣的轮廓,校裙掩不住Ella刚发育的胸部,不及膝的校裙使得Ella的大腿露出三分之二……。我走向Ella旁边的座位,手不自觉地伸出,从侧面揽着Ella,并抚摸她柔软的胸部……

  出乎意料,Ella并没有反抗的意思。于是,我把Ella抱起,上半身压在桌上把她的裙子拉起,阴茎抵着Ella的下体,并把已个脸依着她的胸部。
  「你……怎么突然,真是吓我一跳喔……」Ella有点不好意思地回头看着我……看了Ella一眼,我开始上下磨擦着Ella的下体,双手继续轻抚胸部……

  「喂,这儿是学校,等会要有人来怎么办啊?」「这么晚了,不会有人来啦……」

  我一面吻着Ella,一面从后拉开校裙的钮扣。Ella的胸罩是白色半罩式的,露出一半的乳房,她拍丑得双手夹着胸部,这反而做出小小的乳沟。我双手托胸部,用舌尖探入胸罩寻觅乳头。我用手揭起她的裙子看到她的白色内裤,我已急不及待用手摸她的下体,她脸儿变得更红。虽然她还未完全发育,但身材也十分好看,我俏俏把她的校裙底裙脱去,她现在只有胸围及内裤,Ella也将双脚打开弓起,用妹妹摩擦我校裤突起的地方。

  「Ella,这么猴急啊,自己送上来……」我故意逗她。

  「讨厌啦,让你起劲点还亏人家……」

  我本来想说摸一摸,但现在情况已经控制不住了……想不到才摸一摸,Ella就……

  我将她的胸罩扯开,Ella的双峰蹦地弹出,乳头泛着少女的粉红。我用舌尖绕着乳晕慢慢地刺激Ella的感官,时而从乳尖削过,时而像钻孔机般将Ella的乳头用舌尖向下压,每当舌尖削过乳头或者下压乳头时,Ella便娇喘起来……

  「嗯……啊……啊……」Ella忍着,不敢发出太大的叫声。

  我接着脱去Ella的校裙,发现Ella张开的双腿间已经湿透,内裤贴在整个湿掉的阴户上。我用手将Ella的大腿向两侧撑开,「Ella,把腰挺起来。」

  于是,Ella最隐密的地方,整个曝露在我的眼前。两片阴唇间缓缓流着蜜汁,将Ella两股之间都弄湿了。

  我用舌尖抵住Ella的阴户,「……啊……啊……喔……」虽然隔着内裤,但Ella还是禁不住这突如奇来的刺激,叫了出来。

  「嘘……小声点,你想让其他人听见啊?」

  舌尖轻抵着阴户,停在两片阴唇间。我用舌头将阴唇舔开,隔着内裤逗弄Ella小巧的阴蒂,只见蜜汁从穴中流出……

  我起身将Ella和我全身脱光。Ella突然坐起,不好意思地说︰「试一下69式,好不好?」。「哇,你连69式都知道啊?」我有点惊讶,Ella是我校的校花,平时很文静,没想到……。

  于是,我便躺着让Ella跨上。从我躺下开始,我的视线就一直盯着Ella股间茂密的森林,从这个角度看,有点偷窥的快感。

  Ella趴下后便握住我的阴茎,慢慢地舔着。我也拨开Ella的阴唇,用舌头不断地探入湿滑的穴内。「Ella,整个含进去吧」我觉得不过瘾,提示她该怎么做。

  Ella犹豫了一下,张口便把整个含了进。啊,好温暖,我的腰部不由得摆动起来。Ella也用舌尖不断地刺激我。

  情况己不可收拾,万一谁来到班房,我和Ella就大件事了……

  我把Ella抱起,一边用舌头舔她的胸脯,一边抱她到女厕去,放下她后就即时整个人压过去,舌头继续在她的奶子游走,舔着她的顶峰,Ella双手紧紧揽着我的头,我再把双手投入,更令Ella她呻吟起来,媚惑的声浪随着我握着她乳房的双手的收紧放缩而高低起伏。

  双手不停搓揉,我望望面前的淫娃,已经把舌尖伸出,又叫:「吻我……嗄……吻我……」我就乘着Ella舌头的迎接,把舌头伸进她口里,舌头在她口腔交战,两人口中的玉液亦相互流通,而且我更用力玩弄她的双峰,Ella她就更卖力挑动我的舌头和口腔。

  「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呀……这里……」Ella面也红了把舌头抽离,因为我的左手已经不安于份地摸着她的下体,有点突如其来,Ella也吓了一跳,把双脚合上,但又随即合作地让我轻轻的拨开;我的手指就插入Ella的淫穴,换来她浪浪的叫声。

  「啊啊啊呀……入一点……啊啊呀……入……啊啊呀……」

  Ella阴道随着湿淋淋的淫水越多,也越来越high我手指乘着这种湿润程度,很快就笃着Ella的阴核,Ella只有呼呼作响,指头来回扫抹,电流般的刺激就一下一下地打在她全身;我用另一只摸到Ella她背后,她的臀部虽然不大,但富有弹性,两团肉都被我搾摸得红起来。

  我急不及待,因为早已隆起的阳具等待多时,手让出位置,「弟弟」就在磨Ella的阴唇,很久也没有这样玩了,阳具快速回来,什至几下插了少许入Ella的阴道,拔出后又即时磨擦她的阴户,Ella难受得很,什至双脚交叉捆在我身后,借力自动自觉摆腰配合我的动作。

  下面双手托着Ella的屁股,上面我趁机再和她接吻,性欲高涨的Ella无法拒绝,任由我舔她的口腔FElla最终无法忍受,不断地叫:「插我……啊呀……插我……啊……插啊……」

  我把她抱起,Ella一站着,马上伏在洗手盆,把下体抬起。想不到这个校花如此浪,我笑着捉紧她的腰,一把插进她的阴道里。

  终于上了这个校花了……


       (2)和新法妹大战,再奸真光、女拔妹……

  「啊啊啊呀……」

  只插了一下,我就把阳具拔出,Ella伏在洗手盆边喘气,我就把软着身体的她抱起。Ella明显性欲高涨,大叫::「啊……好……舒服……啊……不要停啊!我
求你……啊啊……不要停……啊呀……]

  我见校花high成这样,便把她微微抱起示意,表示再插她。Ella会意,快快地转向洗手盆,双手捉紧洗手盆,热切期待着我把阳具插入她下身中间让出的空位,我也不负所想,身体移上前,阳具就从后插入Ella的淫洞。
  「好啊!好啊呀!啊啊呀 ~~~爽死我了!爽死我了!啊啊啊呀!」Ella不断大叫,手抓得水龙头紧紧支撑着身体及应付着下身的刺激;虽然Ella不是处子之身,而且她分泌的淫液已令她的阴道湿润非常,粗壮的肉棒擦着凹凸的肉壁,几经努力终于顶上了Ella的穴心,Ella即时摇头地叫。

  难得有机会干校花,我当然卖力地干。我就从后操Ella,施展「五浅一深」的攻势,把Ella干得哇哇大叫,当我抽插了几十下,她适应了后我又无定向的乱插,时而狠狠碰上阴道的尽头,时而在肉壁上擦过就抽出,使Ella无所适从,只有叫及泄的两种反应。

  「啊啊啊…………我……我会死……啊……我死啦……我……我……我爽死啦……啊啊啊……」

  「啊……你……你好……棒……插……的我……啊……」

  「嗯……啊……好舒……服ㄚ……」

  「再……大力……点……嗯……嗯……啊……」

  「啊……啊……啊……好哥哥……啊……」

  我见Ella这淫娃校花被我干得贴服,便让她舒服一点,就把她拉后,成了女上男下的坐式,让她自由控制阳具的进攻速度,Ella也不放过机会,猛烈上下摇晃身体,差点连我后面伸来的双手也抓不住她的奶子;Ella在快感中感到自己又要泄了,加快了摆动速度,并捉住机会,一下把我的龟贴在她的花心,她全身的力量压下足以使我射精入她的体内。

  「啊啊呀……爽……」

  「哦……哦……啊呀……好哥哥……我快不……行……我要……来了……啊……对……好棒……啊……啊……不行……我……来了……嗯……啊……啊……」
  Ella过了高潮,全身软下,伏在地上。Ella竟被我操到爽至昏倒过去!

  此时,女厕门外竟站着一个女学生!那女学生穿着蓝色旗袍,显然不是我校学生。看她的表情,似是十分惊讶。她的脸红得像苹果一样,想必是看了我和Ella做爱一段时间。我心想:[ Ella是我校校花,若果给她宣扬出去,Ella的面子往那里摆?] 于是我便一把把她抓进女厕来,把她推倒在Ella身边。

  「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进来这间学校?」

  「我叫Kelly,我是隔离女校的学生,前来和你们学校学生会商讨一些联校活动。我只是经过……不是有心来看你们的……」

  咦!她是穿蓝色旗袍,不就是隔离女校的学生吗?

  隔离女校是九龙区的着名女校,成绩比我们优胜得多。她们的女学生很高傲,一向都看不起我校的学生。

  「你敢把这件事说出去吗?」

  Kelly坐在地上叫喊:「呀……不……不不不……不敢……你就趁现在没有人,和女朋友快走吧……」

  我在想,Kelly她说得对,现在都差不多九点了,应该没什么人在,趁机会走吧……等等……如果没有其他人,不如……我下了决心,就对着Kelly奸笑起来。

  #3强奸真光妹

  Kelly也察觉到我的神色不对头,身体不断往后移,当她看见我一步步迫近她时,不禁花容失色,尖叫起来:「你你你……你想怎样?不要走过来。」
  「嘿嘿嘿,我想怎样?我想强奸你!」

  「不要啊!你要我……我做什么也可以……但请不要碰我……」

  我继续奸笑:「是吗?那好吧,你自慰给我看!」

  「什么……」

  「快啊!否则我就立刻来干你!」我大喝一声,Kelly不敢不听话;为了取悦面前的男人,对自己不会有进一步行动,Kelly惟有作出一点牺牲;她一边难为地望着我,一边伸手进裙内,我便装作不高兴地骂:「我完全看不见你的动作,快抽起旗袍,张开大脾,让我看个清楚!」

  「不要呀 ~~~」Kelly在哀求;不过我却懒理,继续恐吓她:「不做吗?

  那么就由我亲自出马!」

  「我做,我做!」坐在地上的Kelly即时张开大脾,一手抓起校袍,一手伸进内裤内摸,只见她并没有大力掏摸,毕竟在陌生男子面前,还要被人恐吓着,Kelly当然没有任何兴奋。

  不过我却看得入神,看着Kelly含羞的侧着脸,她漂亮的脸蛋通红,我已经一股冲动扑上去吻她,加上她露出光滑的大腿,深深吸引着我,我再忍不住上前,把她拉起,对她说:「自慰不是这样的,我来教你!」我的手指已经取而代之插入了她的阴道,手指不停前后地撩。

  「啊啊啊……这里……不要碰……啊呀……我……我会死……啊……我死啦……我……我……我爽死啦……啊啊啊……」

  Kelly受不了身体震了一震;而我的手指指甲早已不停在她的阴道肉壁上掘,Kelly既痛又刺激,我再用两只手指撑着她的阴唇,手指连环在内碰撞她的阴核,Kelly呼呼喘气,阴液开始分泌出来,沿着我的手指往外流出。
  我再对Kelly的「豆豆」进行攻击,即飞快地把手指抽出,Kelly淫叫了几声,阴道内的一阵阵空洞感使爱液挤出,喷了出来,我就对Kelly她说:「你要继续爽的话,就再好好地干一次给我看!」就把她的内裤扯脱。
  Kelly忍不了被我挑起的性欲,即时双手都伸往阴部,右手伸往阴道,手指在自己阴道内找寻刚才快感来源的阴核,另外左手却在掏摸自己大脾两侧的细皮嫩肉,她像是忘记了我的存在,闭上眼享受自慰的乐趣;我看着Kelly她脸红透了的,张口呻吟,再闻一闻手指上沾染她的密汁,真是「指甲留香」。
  「啊……好……舒服……啊……」

  既然Kelly已经堕入性欲中不能自拔,那么就要她为我吹箫;我把把Kelly拉上来,她跪在我面前,我的阳具已经映在她面前,我对她说:「快把我的阳具含着!」

  Kelly有一点犹疑,不过我就把宝贝塞入她的口腔中,她最后的一点矜持也一扫而空了,她的头不停主动前后地摆,有时舌头在肉棒上来回舔着,有时则用嘴唇轻轻吻弄我的龟头,令我兴奋不已。

  「嗯嗯……嗯……啊啊啊呀!」

  Kelly一时停下手没有自慰,我就用脚趾头顶上她的阴唇,Kelly刺激得甩开我的阳具在叫,我也停下动作,Kelly叫道:「不要停!不要停!快玩我!玩死我!我要刺激!」她己经忘记自己是被人强奸了。

  「那么你也别下来吧!」

  Kelly即时双手握着我的阳具,「弟弟」再次在她口中活跃起来;见Kelly她这么听话,我就继续给她爽爽,用脚趾磨擦Kelly的阴唇,什至把脚趾头伸入她的阴道里,这样的被刺激着,Kelly眉头也皱了,还强忍着为我口交;我只觉到,Kelly的分泌不断流到我的脚上,连地面也湿透了。
  Kelly除了用口为我的阳具服务外,双手也在搓我的棒子,什至手指挑逗我的「蛋蛋」,那里布满男性的神经线,被Kelly抚弄几下,我就不能再忍,双手抓着Kelly的头,阳具在她喉咙处,即时射出又浓又浊的精,Kelly「嗯!」的一声,我的精液就灌进了她体内;我把阳具抽出,再射了些在她的脸上。我要Kelly把我全部精华喝下,Kelly也照做,不过还是有少许从口角流出。

  虽然在Kelly口里射了一次,不过我还未满足,随即将Kelly返转身,要她趴在地上,我就在她后面,阳具就在她的阴唇上磨,Kelly又呻吟起来,阴道源源不绝的流出爱液,减少我俩性具磨擦的阻力,而我的手也没有闲着,从后就乱摸Kelly的胸脯,把她那难脱的旗袍脱掉。

  「你这么淫荡,戴什么胸围!」即时把Kelly的胸围解开,两个乳罩跌下,Kelly她的乳房也弹出,我双手各抓她一边奶子,已经感到她的乳头涨得硬硬的,我每捏Kelly的乳头一下,她都「啊呀」地叫,我索性压下,双手就搓她手感非常的双乳。

  「啊啊啊呀……继续……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这里……啊呀……我……用力搓……啊……我……我……我爽死啦……啊啊啊……插我啊……快插进来……」

  既然这个名校生也求我去干她,我当然乐意帮助她。我一边把弄Kelly的奶奶,阳具已经直接插入她的阴道;Kelly的阴道湿而窄,是未被开发的淫洞,要好好为她开苞,便把Kelly拉起,站立式的体位,我可以更有力、更效冲插Kelly的阴道;我的阳具如开矿的电钻钻进,Kelly的肉壁不断排挤,却不断把快感传上她的大脑,再传至全身,终于被我插至她的子宫口。
  「好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呀……」

  攻入了Kelly的洞穴,再不停前后抽插,用「五浅一深」的频率调教她刚刚好,Kelly用尽全身力气在下体承受刺激,上身乏力,勉强双手抓着膝盖支撑身体,我便抓住她的腰,加快速度抽插,什至因我的下身撞上Kelly的屁股而发出「啪啪」声,如此激烈下,Kelly只有淫叫和应。

  就在这时Kelly手袋的电话响起,我抱着鸡巴下正在爽死的肉壶慢慢走去接听。电话声内是她的一班朋友。我一边飞快地插进Kelly细小的子宫,一面慢条斯理地回应那位朋友的提问,告诉他们Kelly正在处理一些极之重要的事情。

  这时Kelly是可以求救的,可是她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这种权利了,难道告诉朋友们自己正在被一条大鸡巴插入体内,被强奸得很爽吗?何况,她现在也很享受,怎么舍得离开我的大鸡巴呢?

  看到Kelly一副无意反抗的样子,我决定再冒险一点逗弄她一番。在听筒上对Kelly的朋友说要将电话交给她,然后硬是将电话塞进Kelly的手里去。

  我这样做其实是看准了她会因为耻于被友人知道自己的屈辱而着力隐瞒,看她是隔离女校的名校生就证明她是一个自尊心重的女孩子了。

  这时我的鸡巴可没有闲着,依然着力地在Kelly温热的阴道内招呼着。
  只见Kelly用委屈的眼神看着我,Kelly实在是没有勇气向一众朋友道出正被强奸的处境,自尊心重的她实在没法再面对他们。万般无奈下只有尽量装在若无其事的语气回着话。

  「喂,我是Kelly……啊。没有……有事,只是家中……哎……有点紧要事而已。」

  自己的想法得已证实,鸡巴更是得势不饶人,气昂昂地向深处大力抽搐;一手挑高了早已不能蔽体的小布,吸吮着一双大奶子。可怜Kelly受着万般痛苦,又要答应着朋友的话,致令她狼狈不堪,声音也有点呜咽起来。我故意要让这个高傲的名校生出丑,不停地加快速度地抽插着她,只听得Kelly的喘息声越来越急……

  可是朋友却不知就里,硬是游说Kelly前来赴会。

  「都……都说过不来了……不要啊,轻力点……不,我不来了……你们玩得尽兴一点吧,呀……爽……」可怜在猛烈的进袭下,Kelly早已失去了抵抗的能力,脑海中已经空白一片,只好有的没的回应着。

  看到Kelly这个名校生茫然失措的神态,实在有点君临天下的感觉。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